王子病的春天-分卷阅读170-非天夜翔-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170
作者:非天夜翔      更新:2021-05-01 10:25      字数:2004
  睿康摔上门大吼道:“太晚了!”接着一个箭步冲过来,揪着遥远,道:“你……你!”
  “你!”谭睿康那表情真是太精彩了。
  遥远笑着讨饶,谭睿康揪着他衣领把他提起来,手指抵着他喉咙,说:“你你你……”
  遥远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环住他的脖颈,动情地吻了上去。
  谭睿康箍着他的腰,狠狠地低头吻他,把他按在办公桌上,愤怒地看了他一会,遥远眼里荡漾着笑意,捏了捏他的耳朵。
  谭睿康平静下来,说:“你太狠了,你是在报复我?”
  遥远说:“你以前不也是这么对我的么?大家扯平了。”
  谭睿康:“还以为你真的要结婚……不行!这根本不一样!”
  遥远:“有什么不一样?”
  谭睿康悲愤地吼道:“不一样!你是故意的!我是无心的!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把我耍得团团转……”
  遥远又大笑起来,谭睿康双手揪着他的衣领,惩罚般地吻他。
  作者有话要说:“不不……在这里不行……啊!”
  遥远被他扯开西装衬衣,扣子粗暴地解开,衬衣被扯出西裤,皮带被解下。
  “声音小点。”谭睿康沉声道:“你买的润滑油?”
  “等……等等。啊!”遥远幸福又难堪地被按在办公桌旁,谭睿康又把他抱到墙边,没有套子,涂了点润滑油就直接上。
  遥远口干舌燥,被谭睿康从身后抱着,西服外套敞开,衬衣搭在外套上敞着,落地玻璃窗里倒映出自己白皙的胸膛,小腹,脸直红到脖颈,谭睿康抱着他的腰,让他仰身,看倒影的景象。
  “啊——”遥远眼角溢泪,领带松松搭着,衬衣纽扣尽解,谭睿康把t恤撩到颈后,喘息着看他,手指挟着遥远的阳具不住轻晃。
  遥远被他顶得前面流水,拖出一道细丝悬着,那真是这辈子见过最羞耻的景象。
  “我不行了……”遥远道:“轻点……太深了……啊!”
  “这就不行了?!”谭睿康道,霸道地扳着他的下巴,把唇凑上去,又把他抱到沙发上,狠狠地顶撞他。
  “舒服么?”谭睿康放慢了动作,深深插入他的身体里,咽了下口水,注视着遥远的双眼。
  遥远竭力点头。
  足足抽插了将近一小时,谭睿康吻得遥远快窒息了,遥远感觉到谭睿康直接射进了自己身体里,他挺了动作,两人仍紧紧抱着,肆意的接吻,摸对方的头,捋头发,揪耳朵,就像两个小孩在玩一样。
  谭睿康出了口气,说:“饿不?”
  遥远道:“有点……”
  谭睿康道:“你给我等着,这事还没完。”
  遥远笑了起来,说:“你想做什么?”
  谭睿康:“晚上回去继续教育你!”
  遥远笑着推了推他,让谭睿康退出来,谭睿康给他拉好内裤,系上衬衣纽扣,遥远脸色发红,脖上,胸口全是谭睿康吮出来的吻痕。
  “我看看你的脸。”遥远让谭睿康侧过脸,他的耳根还很红,脖子上留着遥远的吻痕。
  “先休息会。”遥远说:“做得太猛了。”
  谭睿康穿好衣服,掏出烟盒摇了摇,里面还有两根烟,分给遥远一根,两人点上,遥远西服凌乱,倚在沙发上喘气,两人坐着抽了会烟,遥远笑着去轻轻扇他的脸,问:“还生气吗?”
  “唔。”谭睿康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明天别去上班了。”遥远道:“回公司帮忙吧。”
  谭睿康:“这就又有生意了?多少利润?”
  遥远道:“做得好的话一个月两三万吧,我爸打算开健身中心,到时你去给他帮忙。”
  谭睿康:“健身中心能赚多少?”
  遥远:“几百万吧,他今天都在写预算了。”
  谭睿康拿过他装工具的脏兮兮的帆布包,抽出个信封,说:“上缴的家用。”
  遥远打开信封看了眼,里面是谭睿康可怜的几千块钱月薪,终于领到了。
  “三个月,一万多点,买了东西,剩下五千。”谭睿康说。
  遥远说:“真少。”
  谭睿康道:“是啊,你们都是几万几百万的,就我是窝囊废,拿这么点钱,活该被媳妇嫌弃,活该被耍得团团转呢。”
  遥远把信封拍在谭睿康身上,笑得歪倒下去,枕在他大腿上。
  谭睿康一手搂着遥远,自顾自地抽烟,笑了笑。
  “虽然很少。”遥远笑道:“但却是你全部的钱了。”
  谭睿康小声道:“可不是么,什么都给你了,人也是你的了,你知道就好。”
  遥远收好钱,谭睿康道:“吃饭吧,我被你害得中午吃不下饭,都快饿晕了。这几天又被你饿瘦了不少。”
  遥远嗯了声,去关灯,收起润滑油,谭睿康又从包里拿出一对钻石戒指,站在办公桌前,掏出包里的工具,躬身把戒指套在小铁榫上叮叮叮地敲。
  “那什么?”遥远问:“今天买的钻戒吗?”
  谭睿康没说话,避开钻石部分,调整了两个指环的大小,敲了一会,退出来,递给遥远一个。
  “大了。”遥远试着戴无名指。
  谭睿康拈着另一枚戒指,一脸无奈地看着遥远。
  遥远马上明白了,不好意思地笑。
  窗外夜景繁华灿烂,谭睿康拉过遥远的手,把自己拿着的那枚钻戒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遥远低头牵起谭睿康的手,把另一枚钻戒给他戴好,推到指根。
  “刚好。”遥远说。
  “嗯,很合适。”谭睿康挎起包,牵着遥远的手,回到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去过他们的人生。
  ——番外·完——
  这个番外本来是要放在定制印刷本里的……
  结果被钢刀架颈,只好提前贴出来了
  整个番外四万四千字
  不要再来砸我家窗玻璃了喔
  收官,任务完成!爱你们—3—群么一个
  春天快乐,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