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鸡和高干(限)-大结局-女娲-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大结局
作者:女娲      更新:2021-05-01 10:27      字数:3251
  “住手。玉树,如果你觉得和邹佐合作是件愉快的事。”
  蒋东原和郭芝兰被五花大绑着。
  几个大汉负责看押着。
  连玉树进了房间,蒋东原手上的绳子进入到解开的尾声。
  连玉树咬牙切齿地瞪着蒋东原,她眼中熊熊的怒火显然不是男人三言两语就能熄灭的。
  “我连玉树要什么有什么,为了你这么个男人!”上前就是一巴掌,狠狠扇下来。
  “你居然一直在欺骗我!”又是一巴掌扇下去。
  连玉树高傲的自尊心成为了笑话,“蒋东原,如果不是我怀了你的孩子,我一定要你死!”
  一旁的郭芝兰缩在角落里,她缩头乌龟似地闭着眼拒绝接受残酷的现实。
  第三个巴掌没能扇下来。
  蒋东原反剪着连玉树,一只美工刀抵在她纤细的脖子上,无视手中保镖们的枪,声音低沉道:“让邹佐停下来。”
  “你别想了!”连玉树愤红着眼睛,抵在脖子上的美工刀更像根针似地扎进她的心脏。“就算是我死,我也要那个贱人陪葬!”
  “即便你怀着我的孩子?”蒋东原捏着连玉树那精致圆润的下巴,凑上去声音异常地冰冷:“你觉得屋内的保镖困得住我?”怎么也是自幼练过军中格斗术的男人。
  “你也不在乎这个孩子吧。既然你都不在乎,我又何必在乎。比起爱情,我连玉树更憎恨让我成为玩笑般存在的凶手!”
  “那这可是你说的……”
  郭芝兰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蒋东原的刀子从孕妇的背后狠狠地捅了进去——
  连玉树圆睁着大眼睛,那群保镖几乎在下瞬间扣下了扳机……
  郭芝兰直到那刻才明白自己的丈夫有多冷血——
  “来,我给秦仲霖打了电话,他很快就会去那里。我要他们全死在那里面——”
  邹佐搂着浑身无力的康洛,他们离开了公寓。
  在连玉树离开后,他就没在那里。
  邹佐最终没有占有这个女人,或许占有身体已经毫无意义了。他对她的爱超脱了肉体,更深的是灵魂。
  喂了她解药,在女人全身虚软中将她丢到后车座上。然后命令保镖开车。
  康洛虚弱地躺在后车座上,她虚软地靠在他怀里,只能听着他神色疯颠地接打电话,她没有力气开口。
  待到他彻底挂了电话后,他低头,在她唇上轻吻,然后面对她的疑惑说:“你一定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几天前我们都还好好的……”
  说着这话的他神色略有一丝恍惚。
  “我也是傻子一样……有时候太高估自己的智商了……”他自嘲一笑,笑容中多了沧桑和无奈。
  自以为意气风发将权倾一方,结果一招错满盘皆输——
  “怪只怪秦仲霖那厮太狠毒!如果不是他逼得我那么紧,我怎么会提前行动……不要怨我,以后我们都死了,你应该找不到好男人嫁了,那也就够了,带着孩子好好过余生吧……”
  如果她有力气她一定骂他祖宗八代,让她如此年轻就守活寡。
  车子于半个小时后抵达一处别墅,草坪上停着辆直升机。
  邹佐将女人抱上了直升机,两人趁着黎明时分离开了成都。
  蒋东原一手捂着手臂,在解决了最后一个保镖后,将怀中已被射成马蜂窝的连玉树扔开。
  然后踉跄着走向缩在角落里奇迹似没被流弹射中的郭芝兰身边。
  郭芝兰早已吓傻,满脸苍白双眼失神。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尸体。这偌大的房间里已是一片狼籍不堪。
  蒋东原的左手臂很不幸中了两枪,疼痛早已麻木,他蹲下来,抓起郭芝兰,对神色呆滞的女人怒喘道:“看到了吗?!连玉树那个蠢货!你也是个蠢货!”
  “我——”郭芝兰泣不成声。
  “我的儿子需要你好好照顾!郭芝兰,记住,你是我蒋东原的妻子!离开这里,带着儿子离开到国外好好生活——”
  他拽起全身无力的女人就往外面拖去。
  他们得离开这里。
  得回去北京。
  两天后。
  秦仲霖捧着一束花,他来墓园探望已故的人。
  然后看到了吊着手的蒋东原。
  他站在尚宝宝的坟前。
  秦仲霖将鲜花放到邹小鸡的坟前。
  蒋东原目光冰冷地看着他,“这样的结果是你喜欢的?如果你按着剧本走,生活将风平浪静。”
  秦仲霖抬头,看着蒋东原,笑:“为什么要将觊觎自己妻子的男人留在身边呢?养虎为患?趁还年轻趁还有权势前将斩草除根。怎么可以留下黑社会这种恶势力存在呢。”
  秦仲霖在前几天将邹佐的项元帮给毁了,说他们贩毒军火买卖甚至叛国。一系列罪证,现在邹佐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除掉了邹佐,接下来就该是我吧?”蒋东原笑。
  秦仲霖点头,“自然。只是可惜连玉树空有脑子,那么多人都还没成功狙杀了你。”
  说着,他抬腕看了看手表,距离和邹佐约定的时间到了。
  蒋东原站在高处,从他的位置上可以将整个墓园一览无遗,这里没法藏人。
  可那个约好他们的人却没有来。
  两人的手机同时响起。
  蒋东原和秦仲霖对望一眼,然后接起。
  “你们谁先死,谁就先见到那个女人。”邹佐冷静的声音。
  临到头了他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无所谓了。
  一间破旧的出租屋里。
  双手双脚被捆绑的女人挣扎着在床上翻滚着。
  她被邹佐喂了迷药,全身虚弱无力。他说他走了,等迷药退了她可以离开这里。但到那时候应该一切都结束了。
  如果他回来了,那就说明那两个男人都死了。
  他问她希望谁回来。
  康洛哭着求他不要这样。男人没了事业还可以再来,他还年轻,不要一错再错。
  她知道秦仲霖把他逼上了绝路,当地新闻播报着项元帮的瓦解。
  在中国的大环境下,所谓的黑社会也只是仰赖政府的睁只眼闭只眼。只要大体上过得去,都可以好好地。
  可是秦仲霖却诬告了项元帮藏毒达上亿人民币,甚至私自在边境贩卖军火。
  邹佐纵然会做出如此,可到底也只是小规模的行为。他一心想让项元帮漂白,只有这样帮派才能发展长久。
  可惜啊……
  为什么一定要走到今天这局面呢……
  就因为她吗?
  她温柔的男人有时候疯狂起来她完全无所了解……
  当夜幕降临,窗外楼下警车响起,昏睡中感觉一片吵杂声由远而近。
  她只想知道,到底谁来了……
  康洛在医院醒来。
  身边是大伯秦仲天。
  “你是个祸水。”
  她醒来时他如此说。
  “秦仲霖呢?!”她声音里夹杂着惊恐不安。
  “隔壁睡觉。双腿都给打残了……”
  康洛翻身下床,跑到隔壁。
  隔壁屋里秦仲霖双腿绑着绷带,手上挂着点滴,脸色苍白着紧闭着眼。
  康洛捂着嘴,心中的恐惧得到释放,虚弱地跌坐在地闷声痛哭——
  门口,秦仲天走了进来,蹲在她旁边说:“想知道其他人在哪里吗?”
  康洛泪眼汪汪抬头,秦仲天说:“隔壁房有答案。”
  她没起身,只问了一句:“死人了吗?”
  “总有人得为这件事负责。”
  邹佐死了。
  他让秦仲霖和蒋东原互射,他忽略了一点这两个男人卑鄙地穿了防弹衣。
  于是结果就是,凶手的自取灭亡。
  蒋东原以瘸了一条腿为代价杀了邹佐。
  康洛乞求秦仲霖不要对邹佐的妻女下手。
  秦仲霖说:“如果有一天,那个男孩找我们报复?”
  她回:“那就把事情的真相牢牢压下去吧。”
  她相信自己的丈夫能做到。
  郭芝兰带着钱走了,一起的还有儿子蒋经业。
  “不要再对蒋东原下手了。拜托,结束这一切吧……”
  “好吧。看在他替我挡下了那颗子弹的份上。”
  很多年后。
  蒋东原颇为得意地看着床上半昏迷状态的女人,“只要我还活着的一天,我都不会让你们好过。”
  “你最好别让秦仲霖逮到——”康洛闷哼。
  反正他也是默许了的……
  蒋东原把这句话留在了心底,亲吻上女人的红唇,没敢说出真相。
  在邹佐打电话威胁他们的前夜,蒋东原主动给秦仲霖许了个交易。
  “与其我们斗个你死我活,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先联手把邹佐宰了,再来?”
  “……你想怎么个联手法?”
  “我们在他面前演一场戏吧?让他信以为真的戏……”
  当他们依照邹佐的命令朝对方开了一枪后,血从心口冒出来,两人倒在地上。
  邹佐倒不是个傻子,出来时手抢抵在秦仲霖的额上,他恨极了这个男人。
  蒋东原挣扎着爬起来,问着秦仲霖,“如果就让邹佐这么把你杀了,她就属于我了。”
  秦仲霖只是冷冷看着蒋东原。
  蒋东原笑着说:“当然,邹佐这条狗早已不听我的使唤了!”
  然后他趁其不备朝邹佐开了一枪……
  救下了即将被爆头的秦仲霖。
  当然,那一枪没能使邹佐当场死亡,他为此付上了一条腿的代价。
  事后,秦仲霖向他承诺:“不要使用卑鄙手段。但是我也不会把她让给你。”
  于是在很多年后,蒋东原使了个卑鄙的手段,他迷晕了康洛……
  (好吧,作者不负责任地就这样粗糙地完成了这部,亲们勉强给个好评吧,就一个结局,np达成,撒花~~不要骂我吼,好歹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