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电车里的H游戏-分卷阅读34-松鼠-000袋-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34
作者:松鼠-000袋      更新:2021-06-09 08:56      字数:2115
  附近的长椅,骄傲的说:今天一直赖在这里,直到刚刚看著你走出来。
  为什麽不先给我打电话呢?凉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这麽冷的天气,坐在露天广场上等待自己,实在是……太孩子气了吧?
  这样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嘛!海斗撇嘴,顺便在那思念以久的嘴唇上狠狠亲了上去。
  因为这个吻,那长达半个月的没有抚慰的身体开始迅速发热起来。
  把海斗带回宾馆。在足足做了五次以後,凉躺在床上,依旧没有消化这个惊喜。
  有什麽比在最疲惫不堪时跟恋人见面,能恢复精神的事情吗?
  看著海斗熟睡的面容,他忍不住低下头轻轻落下一吻。
  那个即使在睡梦中的少年也不忘撅起嘴回应,满足的叫出自己的名字。
  ※ ※ ※
  第二天尽管是圣诞节,可凉依旧繁忙的工作著。
  和其他行业不同,节日里会场的消费者以及客户发来的订单比平时要多出一倍。
  走进合作书店,凉与昨天那个一直跟自己唱反调的一本木撞了个正著。不想在公共场所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凉只是点点头,准备擦肩而过。可却被一本木从後面叫住。
  哟。长谷川先生。
  没有办法再无视,凉只好停下脚步,您好。
  连市场调查都亲力亲为,您还真是认真啊,一本木凑上来,却突然话题一转,对了,长谷川先生昨晚跟恋人过得很愉快吧?
  嗯?凉先是一愣,然後身体僵硬起来。被发现了吗?
  说起来,昨晚我有在广场上等人呢,虽然没有等到,不过……却看到很出乎意料的事情呀。怎麽?您的脸色不太好呢?是身体不舒服的缘故吗?不如,我们出去透透气吧。一改之前的刻薄态度,一本木的笑容虚伪得可怕,有些事情,我们也需要好好聊一聊。
  不……一直到身不由己地被对方推攘出去,凉惊慌失措的出声。
  该怎麽解释?不,是没有办法解释了吧?被竞争对手掌握的个人隐私,随时有可能被他用来当成威胁出版社利益的工具──
  那几本书稿请还给我们社吧。毕竟,他们也是我们一直重点培养的作家。刚坐下来,一本木便迫不及待地开口。
  很抱歉。那些已经纳入出版计划,而且合约都已经签定,我没有权利答应你。凉脸色铁青的拒绝。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一本木脸色一沈,要知道,如果我把昨晚那件事说出去,您在这个圈子的风评,包括你们社的名誉也会受到牵连哦,损失可不就只有这几本书这麽大了。
  下班以後是我的私人时间,包括我的隐私。我不认为这跟本出版社有什麽联系。凉依旧没有松口,只是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哦?原来长谷川先生的隐私如此特别──一本木眯起眼,您交往的对象还是学生吧?和年轻的同性发现性关系──
  他陡然提高音量:长谷川先生,您这是在犯罪啊!
  ……放在桌上的双手猛地一颤。心脏也差一点停止了跳动。
  凉面色铁青盯住一本木,眼底的怒火足以把他挫骨扬灰。
  ──────────────────────────
  谈判的场面果然不擅长,写完重看时发现这两人怎麽这麽2呀?
  呼,不管了,到时候再调整吧。
  快点完快点完~~~
  照例更换音乐~囧~为什么对这么我特别勤快(
  凉你怎麽了呀?自从下午凉回来後,海斗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是不是我过来影响你工作了?
  不,不是。凉疲惫的笑了笑,拿起衣物走进浴室。
  自从跟一本木交涉过後,对方答应在拿到500万後保守这个秘密。可是……以目前的经济状态来看,短时间内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拿出这笔钱的──
  该死的。重重叹了口气,凉握紧拳头。把光洁的墙壁当成一本木的嘴脸,狠狠地打了上去。
  你在干什麽呀!闻声赶来的海斗先是一声惊呼。接下来,被擦伤的右手被他一把捉住,你为什麽要这样对待自己?
  没什麽,只是被工作上的事情烦恼而已。凉偏过头,不让海斗见到自己眼底的怒火。
  工作是工作,再怎麽烦恼也不能拿自己出气啊!!!海斗心疼吹著伤口,把受伤的地方送到嘴边,吸去那些涌出的血渍,我去拿创口贴,你等等啊。
  该死的!看著海斗匆匆跑出去的背影,凉的手握得越发厉害了。他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起那个面容可憎的男人。
  即使贷款也好,去银行抵押也好。你休想毁掉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 ※ ※
  因为得到了凉的承诺。书展结束後,一本木倒也没有把这件事情传播出去。只是每每通过电话和邮件委婉地提醒凉那有关500万的事情。
  为了尽快筹集那笔钱,除了抵押部分资财,凉也陆续从本家以及小田薰处借来相应款项。终於在两周後,积齐了全部资金。
  我已经准备好了。哪天见个面吧。凉吸了口气,拨通那个电话。
  哦?好呀,那就明天晚上吧!一本木笑得很开心,长谷川先生,您果然是个讲信誉的人呀。
  匆匆约好地址。放下电话,却看见海斗若有所思的站在面前,你明晚要出去吗?
  是啊。心虚的移开脸,怎麽了?
  明天是我生日,没有在对方脸上找到诸如啊,真的吗?这类惊喜的表情,海斗补充了一句,是20岁的生日。
  噢。生日快乐。飞快的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凉走进卧室,可是很抱歉呢,明晚我可能没有办法跟你一起庆祝。想了想又觉得不好,凉看著海斗解释,是个比较重要的会议,我暂时不知道会要开多久,不过我会尽早抽身的。怎麽样?
  是什麽样的会议呢?连晚上的休息时间也要暂用吗?海斗不情愿的跟进来,20岁的生日,我想跟你一起过。只想跟你一起。
  不好意思呢,真的没有办法。今天晚上一起也是一样的呀。凉搂住他,0点过後,你就20岁了哟!
  也是哦。海斗笑了笑,随即热情的吻住他,不知道为什麽,我总感觉,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