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电话-静-〖短篇〗电话-静-第2部分-幺幺二-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短篇〗电话-静-第2部分
作者:幺幺二      更新:2021-07-19 15:27      字数:10217
  再次放下她双腿,发现沙发中的静 脸色潮红,气息急促,以致于胸口不断大幅度的起伏,两眼中似乎失去了焦距, 意识到我不再拨弄她的性感带后,美目缓缓地闭上,门牙轻咬着下唇,一副回味 余韵的样子。看着她的样子,不禁想起了未婚妻以前被我搓弄阴核而全身颤抖的 样子,那是她提起过,希望被我紧紧拥入怀中。可是现在分手了,那个被我调教 的小马蚤蹄子指不定以后会被哪个男人玩弄呢!想到这我的心情又是烦乱起来,不 是已经做好决定不再有任何关系了么!自己这么没脸!还去想她!
  可是看到了静,又回想起原先在一起时,拼命地想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所以 哪怕是不愉快,也要想尽办法转化成其他形式的傻傻的想法,心肠又不由一软。 g情后,总有那么一点点倦,除非出于什么其他的心理,这时,总是希望有人依 偎的。哎!罢了!烂好人又不是第一回做,再做一回又何妨?
  我俯下身,但是却没有压在静的身上,只是遮住的光线和沙发下陷的程度, 我相信身下的静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我伏在她的上方。缓缓地,我在静的额头上轻 轻一啄,那一刻我仿佛能我俩的心跳,通过我的唇与她的额头之间的接触,如此 清晰地浮现在我们彼此之间。
  「啵!」一声轻微的响声,我在感受静开始下降的心跳速度后,从沙发上站 了起来。我顿时觉得自己很可笑,想上就上不就完了?但几乎没有迟疑地甩了甩 头,把这个很二逼的想法甩出了脑中。静窝在沙发中,双脚踩在座垫的边缘,屁 股正好卡在里面的边缘处。
  那窄窄的西裙已经被褪到了腰上,我伸手在她测露的屁股上一拍,指间的触 感立刻回应我,那手下的软肉中是蕴含着多么美妙的触感与神奇的弹性。虽然留 恋于这种肉体的快感,而我则更多的是对这个社会的不满。
  妈的,吃了虽然容易,可是吃了以后,这屁事实在太多,不划算啊,不划算 啊!
  「记得做饭!我上厕所去了!」说完,顶着鼓起的小帐篷,转身向里屋的厕 所走去。
  第三章
  进到里屋的厕所,反手锁上门,飞快地脱下了牛仔裤与内裤,左手握住还在 暴怒的鸡笆狠狠的撸动了几下,伴随着那酥麻的发泄,入耳的是「咕叽咕叽」的 水声,我这才意识到今天剥皮与荫茎之间的滑动格外的顺畅。
  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想着自己又做了一回烂好人啊,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烦 躁,左手又狠狠的撸动了几下,一阵不射不快的感觉直冲脑顶,我停了下来,不 想如此草草的就结束这次「享受」。
  在我看来,哪怕是自蔚,也有稍微有点质量。更何况外面还有个如花似玉的 大美人,我好好忽悠忽悠,说不定还能让她帮帮我?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就那点事 嘛!只要不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我反正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啊,该拒绝就拒 绝,该对着干就对着干,不会偶尔因为心底闪现的温情而犹犹豫豫,这可以说是 很大的毛病了。
  我很佩服那些视女人如衣服般的男人,更佩服那些花钱买春的,我固执的认 为情欲,必先有情,再有欲。你可以扫过一眼,就有种和对方上床的冲动,可是 到了床上,根本没有相互的呼应,那只是单纯的交配,一方对另一方的索取,毫 无感情可言。除了单纯的发泄过盛的精力,并没有太多的快感可言,反而会觉得 跟上了具尸体没有什么区别,每每想到此,我都有作呕的感觉。总而言之,对于 没有感情基础,甚至只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开始交配的做嗳,是相当相当抵触 的。
  我稳了稳心神,压下s精的冲动。站到洗手台旁,略微踮起脚,让竃头神过 了边缘,拧开水龙头,哗哗地凉水流了出来。左手拉下了包皮,右手则不断撩起 水来清洗上面的粘液和因为不断被挤压而粘上的原本属于内裤的一些纤维线头之 类的乱七八糟的杂物。
  随着冰凉的水不断刺激着竃头,肉体上和心理上熊熊的欲火也在逐渐消褪, 鸡笆也渐渐的软了下来。我随手扯下卫生纸擦了擦,扔进了马桶中。穿好裤子, 下意识的用手擦拭了一遍洗手池,然后用香皂略微清洗后,使劲地捧起水拍打在 脸上。弄湿了额前的头发,弄湿了耳朵,弄湿了脖颈……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领口已经湿透,此刻依然有水滴不断从额前滴下,流过面颊,流过下巴,然后凝 结成珠儿,滴落在池中。镜中的我是如此熟悉又陌生,一张国字脸,普通的眼, 普通的鼻,普通……总之就是普普通通,说不上帅,也说不上是歪瓜裂枣,青须 的胡茬儿从耳垂前一直到下巴,环绕在嘴的一圈,自己摸上去都感觉有些扎手, 看起来约莫有一周多没有刮过的样子。虽然极力控制,但看来在结婚前悔婚的事 对我的打击还是蛮大的,虽然不至于要死要活,但对于那种世事漠不关心,一切 都无所谓的淡漠心态显然还是除了问题。更不消说一旦触及这方面的事情,心头 的烦躁总会第一时间涌现,有一种破坏的冲动。
  念及静刚才的抖动,此刻想起却是如此淡定,没有一丝的火热。「切,又不 是潮吹,只不过是摸的发抖而已。」我不屑地想到。因为工作的原因总是和未婚 妻聚少离多,最好的情况也就是周末见面,几乎没有什么「坦诚相见」的机会。 那时,我还是很天真的以为我们一定会结婚。在占有她的时候,我一定要问她, 听她亲口答应我。现在想想,如此二逼,指不定这个被我亲遍全身,没有放过一 处地方,在我怀里被摸的如筛糠一般抖动的小马蚤蹄子以后会躺在谁的枕边。想到 此,那股烦躁又一次喷涌而出,刺激的我直想一拳砸碎面前的镜子。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狠狠地醒了醒鼻子,我死死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 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让自己表现出一丝内在的心里,同时,我想,这也是一 种分散我注意力的想法。男人,不要让自己的想法都写在脸上,无论什么时候。 这还是我妈在世时时长教导我的话语。我对此深深地认同,男人就要有自己的城 府,就要有自己的底蕴,只有自己手里还有牌可出,还有办法可用,就不要放弃 任何一丝机会,你做了,不等于会有;但是放弃了就等于肯定不会有。
  念及此,我拽过毛巾,胡乱地擦了擦脸,戴上眼镜向厕所外走去,心中一片 冰冷。「我倒是看看啊,静今天想玩什么把戏!因为面试需要正装而穿上西服丝 袜,可笑,我认识的静是这样的人么?因为不小心没擦拭干净,这更可笑,偷腥 完,有这么粗心大意的收尾么啊?显然是故意留下来的!她是知道我对女人的哪 部分最感兴趣的啊,今天几乎对我来说拳拳到肉,美腿、紧绷、丝足、面试、偷 腥……不去细想,就能数出超过双手手指数量的带有暗示性的词汇,无论如何, 这么多偶然也成了必然。」
  静是在诱惑我上了她,除此之外,我愚笨的脑子想不出其他原因。在大大咧 咧也有个限度,无论如何也不会在一个与自己没有肉体关系的异性朋友前毫不掩 饰的高嘲,除非她已经不在乎。那么,问题就来了,她想干嘛?或者说,她想得 到什么?管他呢,我又没有了太大的牵挂,吃亏的又不是我,有便宜不占才是王 八蛋。
  想通此节,我懒洋洋地走出了里屋,穿过大厅向厨房走去,看看静还能搞出 什么样的花样,也许发泄过一次现在会冷静一些?放弃计划也说不定。可是眼前 的景色,再次让我被凉水浇下去的鸡笆硬了起来。真真切切地鸡动啊!
  静褪去了外套衬衣和西裤,只余下了淡黄铯的一套内衣,灰色的连裤袜卡在 了腰间,脚下穿着那双约有9cm根儿的浅蓝色与白色条纹相间的拖鞋,此外, 就只有穿戴整齐的一个连身围裙了。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屋外的灯光已 经全部亮起,宣告着夜的到来。静在水池旁略微前伸的弯腰洗菜,阳台上的日光 灯,由于光线的效果,将静靠窗那一面的样子映衬无疑。应该是呈大三角形的内 衣,被沉下的孚仭椒肯蛳滦毙钡淖棺牛冻霭谆ɑt黄逆趤〗肉,随着静手上的动作 不时颤抖着。在这孚仭角虻亩ザ耍幸豢判⌒〉耐蛊穑蠢存趤〗头仍然很兴奋,就是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原因,还是静此时穿成这样,对于即将进行色诱我的机会, 而使自己也感觉到了兴奋。
  好大的孚仭椒浚≌馐俏以谙质抵校吹娇梢运凳潜曜继逍偷娜耍惺拇蟮摹不知道罩杯具体怎么分,但我知道这肯定是属于有沟一族,此刻的体态会让本来 就不小的胸部显得更大,起码我感觉到我一只手将将能抓住一个孚仭角虬伞
  肚脐处,此时可爱的有着三四道褶皱,相对于静比较宽的肩膀来说,腰真的 可以算的上是细了,在丰腴的臀部衬托下,二尺二的腰身显得格外纤细。目测有 超过115cm的惊人丰满,t裤的细带完全隐藏在了这一道峡谷之中。内有细 带,外有丝袜的裤缝,两条线之间的肉球更胜胸部,同时也在更加卖力气的抖动 着。再往下,就是有如铅笔裤的两条美腿,除了大腿根处有些不平滑外,超出厨 台边缘一线的美腿被拉的笔直,也许是因为上身弯曲的关系,亦或者是没穿裤子 遮掩的关系,连裤袜包裹部分的长度几乎达到了五分之三。或许静下身的比例没 有如此夸张,可是灰色的丝袜与黄中透白的肤色的分界线,很容易让人把分割线 提升到那里。
  所以我这时觉得如果自己坐着地上抱着静的双腿,也许她向下一坐,能毫不 费力的直接坐到我的头上。
  「好一个日本小厨娘的打扮!」
  我不由心底暗暗赞道。同时看到透过未拉上的窗帘外投射进来的灯光,我不 自主的想到,也不知道有没有对面的仁兄好运气,正好看向这个窗户,如果有的 话,那可真是大饱眼福了。
  计划的一部分么?才不管那么多!我走到静的身后,双手一把按上了已经意 滛多遍的静丰满的双臀,同时也将头探过静的肩膀,从上而下俯视着静的胸口以 及那道孚仭焦担薏荒艽丝桃煌吩ィ梦业牧郊杖非械母惺苣切厍暗娜崛碛氲性。
  果然,静对于我的动作并没有发火。如果是在平时,静也许会不着声色的把 我的手移开,也许是干净利落的把我的咸猪手拍掉,但是,现在,她却默认了我 的行为,也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
  恍惚间,我又想起了我的未婚妻。她也穿过这样的打扮,不同的是啊,我可 以肆无忌惮的用葧起的鸡笆擦蹭她或裸或包裹在连裤袜内的臀部,双手环绕她的 腰身,不安分地在肚脐和双孚仭郊溆巫撸鼻嵛亲潘亩梗煌访荒缘拿换罢话,并不时故意用热气袭击她的耳道,轻轻地,柔柔地。同时感受着她的滛水把 丝袜的裆部一点点沾湿,然后故意用手一摸,并同时或在里直接接触,或隔着丝 滑的丝袜抚过大小荫唇,狠狠地在相思豆上搓弄几下:「小色女!小妹妹怎么出 了这么多水呀?尿裤子了么?」然后就会感觉掌中的滛水会更多,搓弄间会更加 如意。但是她还不能停下手中的活计,这才是最让人难舍的地方,理智上告诉自 己需要赶走身边的人,可是情欲的撩拨却又让人欲罢不能,在清醒与迷失间反复 挣扎。
  静的屁股手感很好,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十指陷入了一片柔软之中,仿佛如 胸前的软肉,但是却更加具有弹性。我抽空用眼一瞄,发现从指间挤起的软肉已 经没过了我的手指。「大妈,你弄这土豆条是晚上做什么汤么?」
  静停下了手上的活计,向左侧一甩头发,仅仅触肩的头发随着她的甩动被撩 到了身后,露出了耳朵和大半个脸来:「炒土豆丝啊!」静一脸诧异地看着我, 仿佛我问了一个显而易见,却又偏偏去问的,十分愚蠢的问题。在静的眼光下, 我居然有了种好像自己犯错了的奇怪感觉,真晕了,难道是我错了?我抽回了还 在静屁股上赖着不走的右手,挠了挠头,也许是为了缓解因为占了静的便宜的尴 尬吧。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背后一凉,仿佛有什么危险出现在了背后。
  想也不想,这种感觉从小到大已经多次帮助我远离伤害啊,一把抱住静的肩 膀,搂着静从阳台上的厨房进入小厅,然后迅速扭头向身后看去。
  yuedu_text_c;
  灶台上,火未熄,铁锅已经往外冒出丝丝白气啊,似乎还有液体在锅里翻滚 着。我靠,这丫头肯定没做过饭吧?开着火洗菜,就把这事忘了吧?眼看着随时 都有可能起火的油锅,抓起一块大号的抹布稍作遮挡,左手上前把灶台的火闭掉 了,然后把锅盖迅速盖在了铁锅上。
  转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手足无措地静,她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此刻 有些扭捏的不好意思,双手中还抓着一些土豆条,几滴水珠正顺着她鲜红的指甲 缓缓低下。
  「好了!好了!还是我来吧!再这么弄下去,我不仅要吃指甲油,也许我还 要重新装修一遍厨房吧!你去洗个澡吧,都跑了一天了!我来弄饭!」我感觉自 己最近总是在兴奋的时候有事情发生,然后生理就和心理分离了,此刻我依然涨 的难受,可是嘴上说出的话,却完全不相干。
  静看到自己也是在帮倒忙,像做错了事的小朋友一样,哦了一声后,把土豆 条放到了菜板上,然后向里屋的浴室走去。看着静远去的背影,晃动着的左右两 瓣肥臀,消失在了厅口,我不由得埋怨自己干吗把这活拦下来,有个小厨娘在这 又能看,又能摸,还能调戏不是蛮好的嘛!这倒好,又剩下自己做饭了!
  想归想,土豆丝,小油菜,煎点蒜蓉培根,煲一锅饭简简单单也忙活了快半 个多小时,期间,静让我帮她找件衣服,可是我里,在她走的时候已经衣服全都 带走了,没办法,只好把自己最大号的球衣给她让她先穿一下,我穿上时候都快 到膝盖了,想来静穿上当个齐b小短裙还是木有问题地!
  「大妈!洗好没!吃饭了!你不出来我先吃了啊!」我把饭菜放到了大厅的 茶几上,随手把电视台的节目放到了地方台上。新闻联播的话,我只看个开头, 剩下的就全看地方台了。因为这个时间所有的卫视台都在转播新闻。
  看看表,又过去了3分钟,里屋还是没有动静,「喂!大妈!你没事吧!来 点动静!不然我可就冲进去救你了啊!」我有些不耐烦了,大声吼道。咔嗒一声 轻响,应该是里屋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两声清晰的脚步声传了出来,可是在 隔断那停了下来。我大感好奇,今天这是怎么的了?怎么出个门还磨磨唧唧的? 不由得向门那看了过去。
  静如同害羞的小女孩般探出了卸妆后的素颜,除了眼线卸下去后,眼睛部位 变化较为明显外,其他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出去了眼线,原来静眼眉间的那点 戾色全无,眼睛上方很圆,微凸的眼袋也有些上翘,仔细看去,居然是一对杏核 眼!
  缓缓地,静探出了身子,而我,也保持着窝在沙发上,手中拿着遥控器的姿 势,死死地盯着静,微微张着嘴巴,没了声音……
  第四章
  静,静静地立在了墙边不足20cm的地方。身上我那件黑底红字的and 1球衣安静的贴在了她的身上。球衣分两层,内层透汗性极好,即使平时出汗再 多,也不会让人有贴在身上感到不适的感觉。静没有穿内衣,她应该没有穿过这 种球衣,内层的摩擦让他的孚仭酵方景恋挠擦19牛讲闳崴骋路恼诘部媳酒鸩坏任何作用,那两颗小凸起在胸部的顶端是那么明显。球衣是给男性设计的,自然 胸前的饱满不出意外地被撑出了褶皱,也许原来只是考虑到胸大肌的尺寸,无论 如何也不会把孚仭椒靠悸墙グ桑看顾车牟剂媳绘趤〗球撑着,一直过了腰部,随即遇 到了第二道关卡——静丰腴的臀部!
  我穿都能盖住大腿大部分的布料,被静的屁股拽来拽去,结果愣是上提了1 0cm,静大腿肉之间的缝隙微微可见,却又在边缘处缓缓闭合,从外面看来似 乎已经到了尽头一般,可仔细看看却似乎又不像。若隐若现间,不断勾引人想伸 手过去,把那一席黑布掀开,到底要看看其下是什么景色!
  大腿上却是更加要命,18cm的大蕾絲花边的高筒深肉色丝袜裹在了两腿 之上,在蓝白色相间的高跟拖鞋中露出的脚面更是肉乎乎的泛着丝光,性感的一 塌糊涂。这是我最喜欢的丝足啊!曾几何时,我就梦想着能随时在这样一双小脚 上s精!然后看着j液慢慢地晕开,开着小脚缓缓地湿透。
  意滛间。发现脚指头处那闪耀着淡淡丝光的无缝长筒袜下的一道袜缝,我不 由将目光上移到了蕾丝花边与球衣那短短不到5cm的缝隙处,凝神观察下,果 然有一层几不可察的薄薄的丝袜安静的贴在了皮肤上,居然还在里面套了一层连 裤袜!有了如此的念想,再往静的大腿根处看去,哪里是什么若隐若现,根本就 是连裤袜裆部加厚的地方!那一蓬荫毛此刻不安分的在衣襟摆动下时隐时现!
  「喂!」静在我的注视下很是不习惯,使劲拉了拉球衣的下摆,但是无奈的 发现很快就又弹了回来,反而因为来回伸缩引发的弹性,露了更多,虽然时间不 长,但若隐若现间却是更加的诱人。尝试无用后,静只好哼出了声,提醒我收敛 一下自己的目光。
  「啊……哦……」我如梦方醒,视线也终于开始再次活动起来,而不是没有 焦点的直勾勾的盯着静。静的双手在小腹上不断相互扭掐着,脸上已经红的跟番 茄一样,僵着的笑容保持着不好意思的样子,右侧因为笑容露出小小的虎牙。虽 然我知道静不难看,但是现在这种在刻意勾引人的状况下散发出来的惊人魅力还 是让我不由得暗自赞叹。
  可是下意识的,我的心里又对这种程度的美女保持着距离。很简单的问题, 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也知道自己没什么狗命神运,所以,这样程度的女性根 本跟咱没交集。
  「来!坐!吃饭!」
  我俯身挪动着屁股,已经换上了在家穿的布裤,小兄弟毫无保留的高举着, 档间的鼓包清晰可见,我只好尴尬地接着俯身的动作来遮挡,将对着电视的正位 的沙发让给了静,而我则坐到了侧面。本来沙发坐下四五个人也不嫌挤,我挪到 侧位上是想获得观看静美腿的更好视角,而下意识地挪动?谁知道呢,反正都坐 过去了。
  静看我挪动了地方给她让坐,也就不再好意思再站那秀自己的风情,缓缓地 挪动了起来。
  「啊!」一声轻呼传来,静一个垫步在往前一小步后又站在了那里。「怎么 了?」我很奇怪静的反应,不过低下头的静脸上更红了,仿佛刚出锅的包子一样 隐约可以看见冒着的热气。
  「太……太……太滑了……」静双手捂着裆部,手指似乎想去整理,又有些 在我面前不太好意思。哦,原来如此,静原来肯定没有光着裆部穿过wolfo rd的连裤袜,名牌丝袜不仅弹性好紧贴着肌肤,不易损坏,而且摩挲间,更是 带个人不同寻常的触感。显然静对紧贴自己s处的丝袜摩擦带来的感觉没有一点 心理准备,这方才低呼出了声。
  我一脸怪异地看着静,按说这大姐不同的性伴侣也不少了啊,什么样的招数 没经历过啊?怎么对这样的阵仗还有些怯场呢?说些什么好呢?感觉说什么也不 合适啊。「放松点……嗯……习惯就好了!」我自己说完后都不由得暗骂自己, 这都说的什么?在荫唇和阴核周围若有若无的轻轻摩擦,怎么就去习惯了?
  静接着拽衣襟的动作,指尖轻轻捏起了裤袜裆部的部分啊,紧接着倒了六七 步,双手一捋下摆,习惯性的坐到了屁股底下。
  右腿自然左斜,左腿从前端跨过以同样的角度搭在了右腿上,左脚挑着高跟 拖鞋,努力地想要放在右脚的脚踝处。无奈因为两双丝袜,总共四层光滑的丝质 品的阻碍,反复了几次,也没有很好的找到着力点。无奈之下,只好甩掉了拖鞋 啊,脚趾从后面勾住了小腿,前端只留下五个小肉趾供我观赏。
  死死地盯着静的裆部,因为那一小片防止走光而致密加厚的部分,在这一套 动作下,只能隐隐地看到一团黑呼呼的荫毛,偶尔有几根的卷曲毛发,不甘寂寞 的从被撑开的致密的丝袜缝隙中钻了出来。
  静不安的把双手按在了双腿间,遮住了我视线的进一步袭击。我在看到十个 艳红的小亮点出现在视野中后仿若回魂一般。「哦!吃饭!吃饭!」我尽量先后 撅着屁股,努力使自己的凸起不显得那样明显。
  弯着腰手忙脚乱的从砂锅中胡乱盛出了一些饭和菜放到了一个小碗中,抓起 一只勺子插在饭中,放到了静的面前。而我自己也胡乱盛了一碗,随后把碗往桌 子上一放,也顾不上档间的小帐篷,快步小跑到厨房,抄起二两的酒杯,接了满 满一杯的药酒灌了下去。
  在辛辣的味道刺激下,口干舌燥,心慌意乱,心猿意马,蠢蠢欲动……
  总之整一大杂烩的心思总算逐渐淡了下来,只余下浓浓地x欲和理智在不断 地做斗争。尼玛的马蚤货!明明就是送上门来的野餐,偏偏吃的烫口!我心里不断 地冲着自己比划着中指。也许这娘们的性经验比我丰富,又老不断说我荫茎的长 度不合格,而导致我心里出现了阴影?
  yuedu_text_c;
  莫非静早就用心理暗示来打击我男人的自信?这样的话,这死丫头的心思倒 也不差,设计的甚是久远,不像外表那傻样啊!嘿嘿,倒是个可以重新发展的潜 在对象。
  感觉身体上的燥热暂时驱散了心理上的燥热,我发现这个办法似乎可行,于 是换了个更大一些的高脚杯,满满的倒上自家泡的药酒。虽然不是喝白酒用的, 管他呢,反正在自己家里,爱谁谁!就用这玩意喝了,怎么着?还能把我逮起来 不成?
  一进大厅,静还是在那魅惑的坐着,手里端着饭碗啊,一口一口就着菜扒拉 着,眼睛似乎是在盯着电视看。我把酒杯放在自己的饭碗边,也拿起了饭碗,随 便夹了几筷子菜,向右微微一斜身,做到了与静平齐的侧方向的沙发上。虽然好 似在看电视,实际上自然是在紧盯着静的散发无穷魅力的身体。明显可见的孚仭酵凸起,因为为了勾住小腿而略微使劲的脚尖,从我这个方向,正好看到向反方向 撑的前脚掌,因为用力的原因,脚掌的肉凸显的更加丰盈。两条泛着丝光的美腿 的交叠,让我的脑海中只剩下把它们全揽入怀中好好抚摸、亲吻、揉捏等等一系 列与它们亲近的动作。最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衣服下摆的边缘,被静硬拉着坐 到了丰腴的屁股底下,浅浅地压着衣襟。幻想着此刻自己会念动力,哪怕是轻微 的也好,让那被夹在大屁股与靠垫间的衣襟些微一动,那被包裹在丝袜下的令人 心惊的肥臀必然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念及到此,我不由得心跳如雷,心中响起一个声音,不断地催促自己去撩开 那衣襟,让那双手无法掌握的肉弹从不安份的包裹中露出。
  下意识的一口口往嘴里塞着饭。往日忍不住总想吃完的饭食,此刻塞到嘴里 也就只能感到是有东西进入到了嘴里,咀嚼着,然后咽下。如此一番作为加上几 乎萦绕在耳边上的自己如雷般的心跳,不免觉得心虚,总感觉在看着电视的静在 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为了去除这种心理状态上的不安,我假借着取杯喝酒的动 作飞快地瞥了静一眼,发现她确实是在「目视前方」(其实这也是精虫上脑,静 总被人所看,而且从心底喜欢这种不时被人注视的感觉,在这种氛围下成长起来 啊,我的这种小动作怎么可能逃过她的注意)不由得我暗自庆幸。又闷了一口药 酒下肚,燥热再次袭上头来,瞬间乱七八糟的思绪再次少了很多。
  「好吃么?」我决定开始了没话找话的没营养废话时间。起码说话的时候注 视人家在道义上也讲的过去吧?「做的真不错,比棒子的石锅什么的强多了,就 是米有些糊了。」听了静的话,我不由得大汗:「那是我特意做糊的。外面做煲 饭的都是提前做好的,然后放上菜再一起蒸啊。我这个又不能提前做,只好做糊 点啊,闻到微糊的味道才能知道没水了,不然这一锅的饭都得被我翻个遍才能做 好。」
  「哦,是这样啊!」静仿佛下意识地应了我一声,伸手取过桌子上的高脚杯 啊,仰头灌了半杯酒下去。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静的壮举,心头暗道这一口怎么也 得有一两酒了吧?这小姑奶奶什么时候喝酒也这么猛了?
  「咕咚啊……」静的喉头一动,满口的酒咽了下去。「嘶啊……」酒的气息 上撞,静这才如梦初醒般醒悟过来方才灌下去的是高度的白酒,不是水,眉头微 蹙,狠狠地抽着凉气缓解着酒的辣劲儿。同时,脸上也明显的爬上了两朵红斑, 原本就保养得很好的皮肤更显得水分十足。
  看着如此的佳人,心底那种没来由的烦躁再次翻腾了出来。「这有什么了? 无所谓!」的颓废念头抑制不住的占据了心中,一切,仿佛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面对「色诱」我的静,我也不再像是刚开始般那样畏首畏尾。妈的,这是什么感 觉?我人格分裂了么?刚才还是有色心没色胆的状态,怎么一下子就转变成这么 严重的厌世情绪?那种紧张的感觉我怎么会瞬间没的如此彻底?来不及继续剖析 自己的心态,我放下了碗筷,不再掩饰地靠在沙发里看着静。
  静缓匀了呛酒的气息后,保持着右手微微遮掩着小嘴的状态,偏头看向我: 「怎么?有哪不对啊?」我的右手如遮掩咳嗽般的放在嘴前,微有不同的是,中 指以后三个手指头是合拢的:「你,是不是怀孕了?」
  静听了我的话,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两只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我。那些什么书 上写的看出慌张啊、不可置信啊什么的,都属扯淡,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你,你能 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你是灵媒啊?还是会心灵感应啊?看着静一时没有回话的意 思,我的眼珠在眼镜后从上到下滚动了一遍,让静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我是在毫不 掩饰地在欣赏着她所展现出的美丽。「特意穿的么?你向来都不穿丝袜的。」静 仍然没有反应,还是在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不过,她已经逐渐有了表情,似 乎是笑意,在她的脸上酝酿。
  笑什么?我没有料到静会用笑来应对我突然提出的问题,按理说她应该是很 尴尬或者有些恼火才是啊?我伸手有灌了一口酒,抛出了我急切间想知道的最后 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是我?」
  静这次倒是回答的很快,她的嘴角已经飞扬而起:「为什么不能是你?我偷 偷做结扎了,怀不了孕了……」
  「我这没车没钱没房的三无人员,养不起你啊!又不够你的标准,轮到谁也 轮不到我啊?」
  「得了吧,你是三无人员!我又不用你养!」
  「怎么?找到包你的了?还喜欢人凄这一口儿?」
  「没有,我妈找算命的说一定要让我今年结婚,而且必须是上半年……」
  「我操,能找一回靠谱的理由么?又是算命的!」
  「怎么不靠谱了!」
  「这靠个屁的谱!我占有欲强!接受不了结婚后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这套理 论!你找别人去吧。」
  静微微的顿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碗筷,随手将还剩下一个浅底的酒杯一饮而 尽,略带挑衅地看着我:「能满足我了,就你一个又何妨?」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不用激我,激我也没用,我不会留下什么借口,也不 会用有什么把柄。不行就是不行。」
  「你不是怕了吧?」
  我向左撇过了头,表示不再想在这个幼稚的问题上继续讨论:「小孩子的伎 俩就收起来吧!我说了这没、嘶……」
  裆部的挤压传来的感觉让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下意识的一把捞了过去, 入手的是丝袜熟悉的触感,同时我也低头看了过去。只见那在双层丝袜包裹下依 然透着黑亮指甲的美脚,正在以一种穿着高跟鞋的姿势,脚掌与脚趾间的坑洼处 准确地挤压在我胯间隆起的部位,并轻轻地向下用力挤压着。瞬间,我仿佛听到 自己小兄弟的哀鸣,看向静,只见她面带微笑,左面的小虎牙轻轻咬着下嘴唇, 魅惑的看着我。
  我右手攥着她的脚踝:「你这是在玩火……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别人碰属 于我自有的东西!」虽然仅存的理智还在说着什么,但是入手的丝滑已经让我下 定决心今天一定要推倒这个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