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天若有情_9-〖短篇〗天若有情_9-第6部分-界外至尊-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短篇〗天若有情_9-第6部分
作者:界外至尊      更新:2021-07-19 15:28      字数:6528
  从后面赶来,这些警车顶上都扑闪扑闪的亮着警 报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我脑子里瞬间转过无数种假设,难道他们这么快就 发现我了吗?
  不,不可能的,我的伪装做得很好,自觉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他们应该只是 有新的任务,或者是赶路去下一个地点而已,我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这时已经有一辆开得很快的警车赶了上来,它在客车的左侧并行开着,还不 停的闪灯鸣喇叭好像在示意什么,这辆客车的司机估计是头次见到这种情况,他 打开窗子询问警车,但是嘈杂的声音里根本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我觉得情况 有些不对劲,刚想站起身来观察下警车的举动。
  由于警车靠得太近,客车越发的向悬崖那一侧靠拢,原本就很窄的路肩,加 上年久失修,边缘的土石都有些松动了,这个时候客车好像碾到了一块光滑的石 头,轮胎一打滑,居然向外倾斜了不少,顿时车身就歪倒向一边,全车人都惊呼 起来,司机拼命的想向里打方向盘,没想到越用力转车身倾斜越快,整个车的重 量完全倾向那一边,很快就把右边的路肩全部压碎了,然后这辆客车就像个铅块 般从悬崖那边掉了下去。
  我只觉得一阵失重的感觉传来,顿时眼前天旋地转,整个心脏好像要被一股 大力向外拽出去,难受得恶心想吐出来,最后我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高岩。」「高岩,醒醒。」「高岩,你可以醒来了。」模模糊糊中我听见 有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那个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谁在叫我?
  我有些吃力的撑开眼皮,眼前一片白茫茫的,看不清个所以然,我这是在哪 里,这里是传说中的天堂吗,难道我已经死了?
  「高岩,醒醒,高岩,醒醒。」那个声音依旧在不依不饶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的眼睛开始适应外界的光线了,但视网膜上投射的景象并不是很清晰,我 好像置身于一个医院的病房中,面前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影在对我说着什么。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昏迷之前是在一辆客车上,那辆客车翻下了山谷,自 那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这么看来我并没有死,但是我之前是在执行任务途中出 事的,不知道警方是否已经发现了我的身份,不行,我得尽快离开这里才对。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想要起身,刚一抬手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双手双脚都 被皮套固定了起来,我心下大惊,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并且把我给捆 了起来,这下子可不好办了。
  「高岩,别动了,没事的,等会我让人你给松绑。」那个声音好像看到我很 激动挣扎,在一旁劝阻道。
  我的视力渐渐恢复了正常,看清眼前站的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的模样,瘦削 的脸,花白头发,金丝边眼镜后一双锐利的眼睛里闪烁着一股狂热,我认出这个 人来了,他是江华教授,我并没有在医院病房,我是在他的实验室里。
  「高岩,感觉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江华的语气里透露着一股 贪婪,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我的脑子逐渐清醒过来,原来前面经历的那些片段并不是梦,而是我脑中真 实的记忆,虽然我已经醒了过来,但是这些记忆并没有消失,而是以鲜活的画面 储存在我脑中,就像计算机的存档一般,可以任我随时调用。
  「是的,我想起来了。」我喃喃自语道,江华的疗法的确起效了,原本在脑 海中零碎不堪的片段已经渐渐合拢,特别是那遗失的八年间的事情,在我心中已 经有了个大概的轮廓,虽然还有些枝节没有厘清,但是这些年间发生的人和事已 经历历在目。
  「好多事,太多了,原来我这些年做了这么多事。」回想起自己坎坷的身世, 以及遭遇的大变大劫,我心中有些迷惘,虽然自己对过去的种种已经有了心理准 备,但是真正发生的那些事却更为残酷和现实。
  「哈哈哈。」江华仰天长笑,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他背着双手在我面前不 断踱步着,手里兴奋的挥舞着拳头,嘴里不时发出一阵阵令人毛孔悚然的笑声, 我是头次看到一向很冷静沉着的他如此激动的样子。
  「我就说这种疗法是可行的,那些迂腐的老头们根本就无法理解我的远见卓 识,让什么狗屁医学伦理委员会见鬼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改写精神治疗学科的 历史了,哈哈哈。」江华一边狂笑着,一边用双手做出不明其然的手势,他的双 手在虚空中指指点点,好像在跟空气中不存在的人物在论战一般,那种癫狂的劲 头一点都不像个高级教授,倒像个精神病人。
  「高岩,你知道吗,你已经创造了历史,不对,是我创造的历史,不过你也 会被记录进去,你就是我最杰出的作品。」江华手舞足蹈到兴起,转身扶在我的 双手上,金丝边眼镜后的双目透露出无比兴奋的光芒。
  「我们正在开创一个精神医学界的大事件,只要我将这一治疗方式提炼成熟, 并写成论文在学术刊物上发表,必将引起精神医学界的一次革命,到时候诺贝尔 医学奖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所以你一定要配合我。」「你要什么奖是你的事, 能先帮我的手脚松一下吗?」我对他这种对名利孜孜以求的行为并不是很看得上, 此人虽然嘴巴上说得冠冕堂皇的好听,但实际上只是把病人当作实验用的小白鼠, 他眼中只有数据和实验的结果,病人的健康并不放在心上,也不知在我之前他已 经在多少病人身上做过同样的实验了,即使他没有实话实说,我也清楚这种实验 的成功率是极低的,但实验失败的副作用却极为严重,不少人有可能完全都被毁 了也说不定。
  「ok,没问题。」江华很爽快的答应了,刚要伸手放在皮套的搭扣上,突 然他又停住了,金丝边眼镜背后双眼眯缝成了一条线,若有所思的盯着我看了半 天,在我的一再催促下,他却没有动手为我解绑,反而站起身来,向后退了几步, 跟我保持着一个手臂的距离。
  「喂,你这是干什么,快放我出来啊,你的治疗都结束了。」我怎么也没想 到此人会如此行动,有些生气的喊道。
  江华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对我摇了摇头说道:「高岩,别激动,你的 治疗还没有完全结束。」「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本着对你负责的态度出发,你应 该继续观察一段时间,让我帮你把记忆完全恢复后,形成经得起质疑的数据样本, 我们再讨论你回归正常人的生活的问题,你觉得怎么样?」他一副完全站在我立 场着想的口吻,脸上似笑非笑的道。
  我不气反笑,自己还是太大意了,虽然一直心里提醒着要小心这个人,但没 想到这个江华居然如此卑劣无耻,他这是明摆着要拿我当试验品,供他反复测试 他设想中的医学实验,我见过很多卑鄙小人,但这种厚颜无耻的小人我还是第一 次见到,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操你妈,你以为我是傻子啊,你这是要拿我当跳 板,踩着我的身子去搏出位,你成功了是名利双收,你失败了也是我自己吃亏, 总之好处都让你占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江华被我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但是此人丝毫不以为耻,依旧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说的也没错,我是想从你 身上获取更多的数据,毕竟像你这样出色的实验者很难找,要是另外找个人实验 出点什么差错的话,我的学术成果就要被耽误了,总而言之,为了保险起见,还 是让你再辛苦几次吧。」江华的无耻让我怒火暴涨,要是我此时双手可以行动, 早把他揍成猪头一只了,我双手双脚努力想要脱身,但是那对皮套十分牢固,我 拼命的挣扎只是徒然。
  看到我被限制在椅子上无法动弹,江华一副悠然自得,尽在主宰的样子,他 搬了个椅子坐在我对面,翘着二郎腿慢慢说道:「高岩,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 气了,这个椅子你是挣脱不了的,还是留点气力做我接下来的实验吧。」我虎目 圆瞪,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要想我给你当垫脚石,做梦 吧。」江华丝毫不以为杵笑道:「高岩,应该做梦的是你才对,要不是我给你营 造的这个梦境,你能知道你妈妈过去的事情吗,你能知道你现在的遭遇都是谁造 成的吗,说起来你得好好感谢我才对,孩子。」「你说什么,你早就知道我的事 情了?」我好像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立马警惕道:「你都知道些什么,为 什么之前不告诉我。」「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江华哑然失笑道。
  「我实话对你说吧,这些都是你妈妈的要求,她第一次带你过来的时候就在 私下跟我讲,要求我对你保密的,反正这样做对我也没有坏处,而且我对你的病 症很感兴趣,如果你从其他渠道取得回忆了,那我这个实验也就没法做下去了, 所以我当时就答应配合你妈妈了。」江华的话让我心中疑云再起,为什么会这样 子,为什么妈妈要把这一切对我隐瞒,难怪自己一直觉得妈妈在叙述回忆的时候 有所保留,之前还以为她是顾忌自己与吕江的关系,但是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点, 原来她一直与江华有默契,并不愿意让我顺利的恢复记忆。
  但是我心中还是尚存着一丝幻想,我不相信妈妈会如此对我,依然嘴硬道: 「你说谎,我妈妈没理由这么做的,妈妈一直在帮助我恢复记忆,她是不会做对 我不利的事情。」「呵呵,这么多年了,你还这么单纯,你妈妈为什么要把这个 事瞒着你我不清楚,也不关心。」江华有些不屑的从鼻子里笑了笑道。
  「不过,当年要不是她的风流事弄大了,你也不会弄得后面的结局,真可惜, 你人生就这么失去了一段,而且还是最美好的那一段。」江华嘴上挂着嘲弄的语 气道。
  我的情绪再次被他成功挑起,被固定住四肢拼命的挣扎着,把那张铁椅子弄 得摇摇晃晃,嘴里更是迸出一堆粗狂的骂声,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骂的是什么。
  yuedu_text_c;
  「说起来也不能怪别人,你妈妈那种美人本来就不应该只让一个男人享用的, 就算她现在年岁上去了,身上那股风流情致,啧啧,真是我见犹怜,要是当年我 早点遇见她的话,嘿嘿——可惜,可惜。」江华不为所动,轻摇着二郎腿继续说 道,他那张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口吻,就像我记忆里那些恶毒的人们一般,还带 着一种猥琐下流的意味。
  我只觉得一股血气冲上了喉头,浑身骨节咯吱咯吱的乱响,身上不知哪里鼓 起一股大力,双手绷紧了向上一抬,居然把手上的皮套给撑破了,只见破碎的牛 皮洒了一地,我双手恢复自由之后,立马弯腰将脚上的搭扣给解开了,然后跳下 这张禁锢了我许久的椅子。
  我这一系列动作极快,江华完全没有预料到我可以挣脱出来,那一瞬间整个 人完全呆住了,待到他反应过来想要向屋外跑去,为时已晚,我一伸手就抓住了 他的咽喉,单凭一只手就把他150多斤的身子给举了起来,他喉咙被我的手锁 住,呼吸困难,身上的血液无法正常流动,脖子以上的毛细血管将近崩裂,皮肤 红得就像醉酒的人一般,原本五官端正的脸也因此变得扭曲丑恶,只有两只手软 弱无力的在我的胳膊上抓了几下,嘴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眼看着就要被 我给掐死了。
  忽然有个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力,江华的白大褂领口敞开着,露出里面白衬 衫和西装的一部分,那衬衫的大斜领下方系着的是一条深红色的领带,这条领带 好像触动了我记忆中的某一部分,难怪我一直觉得记忆中法庭上那个作证的人很 熟悉,无论从金丝边眼镜还是衬衫西装,以及这条做工精致的真丝领带,除了头 发更加花白了些之外,那个人完完全全就跟江华一模一样。
  想到此处,我手上的劲儿一松,江华顺势滑落在地板上,他得到这个喘息的 机会,就像一条死狗般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气,呆了半响才缓了过来。
  看他抚摸着脖子好像丧家犬般,我上前抓起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放在那张 椅子上,双手做龙爪状,压在他的眼睛上方叱道:「你就是当年在法庭上作证的 那个人,谁叫你这么做的?老实点交代,有一点隐瞒,我就挖出你的眼睛。」江 华脸上的眼镜先前已经被我打掉了,一双近视的眼睛死鱼般翻着,花白的头发凌 乱的耷拉在额头上,往日里风度荡然无存,他眯着眼睛看了我几分钟,好像在衡 量我的真实实力,很快他就被我眼神里的杀气所慑服,他清了清喉咙,有些沙哑 的道:「既然你都看出来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个事情我跟你说了也无妨, 你知道吕江这个人吧,这些事情都是他安排的。」「你跟吕江什么关系,你都替 他做了什么?统统都告诉我。」我手上稍一用劲,江华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我跟吕江很久前就认识了,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发迹,我还挺看不上这 家伙的,我们这里有个高层的圈子,在政商界没有点分量的人物是进不了的,后 来他越来越混得开了,我才渐渐跟他接触得多起来,慢慢的也混熟了,当然大家 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江华清了清嗓子道。
  「你们那个圈子是干什么的?都有谁是成员。」我眼睛牢牢盯住眼前的江华, 只觉得这张平日里看上去睿智儒雅的脸无比的狡诈与卑鄙,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 机会主义者,这人的手上不知道还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我就不能说了,我要是说出来就是一个死字,你逼我也没有用,但是 这个事情跟你无关,我只是要说明我跟吕江不是朋友,我们之间的关系很简单, 他有求于我,我帮他办点事,我有需要的事情,他替我解决,就这样。」江华一 副豁出去的样子,无奈说道。
  「行,你快点回到主题。」我不想旁生枝节,催促道。
  「八年前,吕江突然打个电话给我,跟我说他看上了个女人,但是一直没办 法上手,想让我帮个忙。」江华见我不在逼迫,继续道。
  「我以前从没见过吕江对女人这么上心的样子,有些诧异,但还是答应了, 就让他什么时候把那女人带过来,我给她做些催眠之类的心理暗示,让他事半功 倍。」「没想到吕江说不是这样搞,然后他就说了你的事情,他的意思是要我在 法庭上做伪证,把你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患者,将你把徒刑改为在精神病院监控治 疗,这些对我来说自然是小事一桩,所以我就按照他的意思办了,顺便还按照他 的要求推荐了南山岛这个地方。」江华回忆道。
  「那么南山岛给我吃的药也是出于你的安排?」我问道。
  「什么药,我根本没给你开过什么药,你到了精神病院自然有医生给你开药, 我为什么要给你吃什么药?」江华一脸迷惘的表情,看上去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 件事的样子。
  「真的不是你干得?那种药吃了会让人发育迟缓、智商衰退,最终变成个傻 子。」我紧皱眉头道。
  「绝对不是,我犯的着为吕江把自己拖下水吗,伪证跟下毒根本不是一个级 别的罪名,我做事情绝对不会把自己送上枪口的。」江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把事情撇的一干二净。
  「我只是按照吕江的意思劝告你妈妈,让她接受这种处理方法,你妈妈原本 很抗拒把你送走,但是吕江恐吓她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会被关上一辈子,在精神病 院我还有出来的时候,他也会想办法尽快帮我给弄出来的,你妈妈最后才无奈的 答应了,当然我的专业形象也比较有说服力。」谈到这里,江华很是得意自满。
  「这个先算了,你还有替吕江做过其他事吗,比如说对我妈妈做过那个—— 你说过的催眠之类的?」我撇开这个不谈,问起另一个更关心的话题。
  「你说的那种事情,绝对没有,你到了南山岛后,唯一的联络渠道只能通过 我,所以你妈妈会固定每月来我这里三次,到我这里拿你的回信,还有一些从那 里寄过来的照片,她只能通过这些来了解你的生活,所以我们才慢慢的熟悉起来。」
  江华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郑重说道。
  「说实话,哎——你妈妈真是个好女人,我见识的女人可以说不下四位数了, 但是这些女人要么假清高摆个架子,实际上都是标价待沽,要么就很开放随便, 就跟公车一般谁都能上,只有你妈妈天生有一种风流的气质。」江华说着,看我 好像又要发作的样子,忙抬手阻止道。
  「你别激动,这个风流不是贬义词,她的风流不是那些滛娃荡妇一类的,从 她的言谈举止看怎么都是个清清白白的良家女人,但在骨子里头又有种让男人心 旷神怡的妩媚,只是随便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可以令我魂消魄丧,但是她这一切 都是天然而生的,完全没有半点刻意为之的作态,你说是不是个天生的尤物。」
  江华谈起来我妈妈来头头是道,虽然他的话并不是很恭敬,但我又无法对他 发火。
  「我承认自己对你妈妈有过念头,但江某人虽然贪花恋色,却从不做明抢暗 夺的事,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很正常的与你妈妈往来,不过她在我面前就是一个冰 清玉洁的女人,我们俩虽然颇为融洽,但一直都是蓝颜知己这一类,并没有越轨 的机会。」江华说道最后,叹了一口气,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我该说的都说了,真正在背后搞你的是吕江,你 还是尽快去找他算账吧。」我松开抓住他衣领的手,反手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将 他的鼻梁骨打断,看着他发出死猪般的嚎叫,我冷冷的说:「这一拳回报你所做 的事情已经很轻了,记住不准去跟吕江通风报信,否则你会死得很惨的。」边说 着,我抬起一只穿着皮鞋的脚踩在他的裆部之上,稍一用力,江华立马哀嚎着苦 苦求饶,表示绝不走露风声,我方才收脚,转身离开。
  「你的实验数据我拿去发表可以吧,这是我此生的心血之作,我保证不透露 你的姓名与身份。」我才走到门口,江华居然忍着疼痛,龇着牙追上来问道。
  我做了个随意的手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让我有得有失的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