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英雄传承-〖短篇〗英雄传承-第3部分-浅吻转角爱-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短篇〗英雄传承-第3部分
作者:浅吻转角爱      更新:2021-07-19 15:28      字数:5837
  后辈的严肃,再加上顾虑到魔法师那神秘的感知,目光的接触一直都是点到为止。现在终于不用顾虑那么多了。不止如此,女法师的全身上下也完全没有法师长袍的遮蔽,露出了大块的细腻白皙的象羊奶凝孚仭揭谎钠し簟?硭伤碌那敖蠛妥钌厦婕父隹圩佣济挥锌酆茫挠泄婺5乃中匾荚嫉穆冻鲆坏阋隋谒嫉穆掷d且凰闱陈躺捻樱辶沟南笊衬锏母嗜谎址路鹜该鞯乃钠咸岩谎вㄌ尥福纬旱难凵袼咚底潘杂谏衩鞯尿藕投杂谀x耐耆男湃巍br />
  如此圣洁又充满滛荡的场面是任何男人都无法忍耐的,终于,摩尔放松了对精关的控制,任由头脑一片空白,下边的头也喷射出白浊的浓烈j液,顺着直插的喉管下去,没有让一点射到外头。
  “ 咳咳咳……哈切……” 主教这样粗暴的举动让毫无准备的少女措手不及,完全没有准备好的身体立刻出现了应急反应,难过地打起喷嚏来,嘴里也不自觉地流出大口的唾液,混杂着还没有完全吞咽下去的j液,径直地流到地板上。所幸摩尔早有预料,在r棒喷射之后就立刻将圣器收回,要不搞不好也要被女孩的喷嚏的动作给咬到宝贝了。
  为了避免宝贵的圣液被无端端地浪费在地板上,德高望重的施洗者立马喝止:
  “ 千万可别把圣精给洒出来了,要知道,直接饮入圣精比起在体外涂抹的效果要好很多,也更能显示你对神灵的虔信。” 摩尔的喝令立竿见影,由于无法阻止住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咳嗽的少女马上用手将嘴唇捂住,尽力不让主教的圣精流到外面。
  强行捂住嘴巴不让身体自然发泄的非正常举动立刻让少女的表情难过得扭曲起来,不过这更加深了主教的征服快感。
  稍事休息了后,让双方的体力都恢复到可以继续的状态。主教慈祥的关切道:
  “ 怎么样,小艾琳,感觉怎么样?” “ 身上冰冷冷的,刚才喉咙里也湿湿黏黏的,很难过。” 少女身份崇高,自幼就是众人瞩目的天之骄子,自然也不很懂得或者说不需要迎合人,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而驯服这样的目标,则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摩尔丝毫不以为忤,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很正常,肉体的苦痛能够加深灵魂对于神灵的感悟,圣精咽下施以洗礼后,你的罪已经被作为施洗者的我所担负起来了。当然,为了彻底完全的驱除你的傲慢原罪,我还必须以圣棍鞭挞你身体的深处,自内而外的去除你的恶。” 少女眼角颤抖,对接下来的“ 祛恶” 流露出明显的惧意。不过最后虔诚的信仰还是战胜的身体的恐惧,努力克服着心中的恐惧,女孩攥了攥拳头似乎在坚定着自己的决心点了点头。
  “ 现在请脱光衣服躺倒床上吧。” 摩尔看了看少女久跪在冰冷地板上而有些发青的肌肤,如同价值连城的美玉般细腻皮肤也因为寒冷而隆起了细密的小小的疙瘩。有点怜惜的说道,顺便也瞬发了个加强敏锐感知的神术上去。
  本来是用于提高神经反应速度和降低疼痛感以便让士兵可以持续高强度作战的实用神术,在富有经验的主教手上得到了更巧妙的运用。
  男人的下体已经在之前的口茭中得到了充分的润滑,由于刚刚s精还处于不应期。摩尔也不急于一下深入。而是有技巧的在少女孚仭椒可嫌薪谧嗟鼗判uΓ倍崆岬匕茨笙骆趤〗圈中间的那个红宝石,时而向下延伸,将划动的区域扩大到下体的金红色森林中。
  艾琳作为一个贵族法师,以前哪里受过这样的抚摸,即便是洗澡的时候也只是例行公事的触碰过,身体里传来难以言喻的感觉本能的想要抬手抗拒,但在主教严厉的目光中又停顿住了,这股欲拒还迎的样子让摩尔有些感觉了,下体的巨龙又有昂首挺胸的前兆。
  “ 不要啊……” 面对主教注视的目光,少女羞红了脸,只能用细如蚊子的声音小声地抗议着,当然这种抗拒被摩尔顺理成章的无视了。
  为了更好的欣赏这种欲拒还迎、在快感中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摩尔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语气低沉,缓缓地说道:“ 七宗罪是人类各种恶行的大的分类,它们分别是: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你已经身负傲慢之罪,作为法师而妄图探索神的领域也是在触碰着贪婪之罪的边缘。而从你的这种身体上的表现,似乎也有着犯下色欲之罪的潜质。” 一边做出担忧对方的姿态沉重地说着,摩尔一边通过植入在女孩心灵深处的精神印记以不为人知的手法向着女孩的身体里释放灵魂之音,让先前的固化的信念再度强化,直接影响到心灵的拥有者。
  接下来的话,摩尔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他从女法师那瞬间僵硬的躯体以及清秀的脸上看到的惊愕、惶恐、迷茫到最后的坚定虔心的不断变换的表情上,看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 那么,我该怎么祛除邪恶呢?主教大人。” 在不断的表情变化后,艾琳肃然地坐起身来,跪坐在床上以90度躬下身体,以一种相当恭敬的姿态向她认为最“ 德高望重” 、“ 知识渊博” 的大主教请教道。当然如果排除掉那直接暴露在主教眼里的大小适中、曲线动人的孚仭椒亢湍翘趺盥募贡诚咛醯幕埃飧鲎耸迫肥岛苁屎舷蛏媳睬虢獭br />
  而摩尔在得到他预期的结果后,也是心情大好,用和蔼还带着些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 不要害怕,主是宽容的。对于祂的羔羊们从来都是宽宏大量的。你作为一时迷途的羔羊,在接受到圣精洗礼的刹那,之前的罪已经由施洗者背负下来了。你现在需要做到的只是抱着一颗虔诚的心,竭力纯洁净化自己,以一颗纯白无暇的心来侍奉神灵和祂的仆人们。不要担心,在这个方面我会细细指导你的。
  至于可能导致色欲产生的滛荡身体,我认为需要不断的锻炼、刺激这副身体辅以虔诚的祈祷、忏悔,反复的将细小的恶念所排除出去,避免其日积月累,最后逐步变成难以消除的罪。” 在听到主教一番“ 开解” 后,艾琳舒了一口气,露出如释重担的表情。
  焉不知真正的罪,现在才要刚刚开始。
  “ 我认为,如果要锻炼滛荡的身体的话从现在开始最合适不过了。为了避免在面临真正的考验时不至于堕落,你应该现在就适应这副滛荡的身体才能够更好的控制住它。时不时的发泄出欲望也是种方法。对了,你会手滛吗?” 摩尔伸手出去抚摸着艾琳那因为鞠躬而露出来的玉背说着。
  料想不到一脸肃然摩尔居然会说出“ 手滛” 这样露骨的词汇,艾琳有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 神灵的仆人是正直无私,值得完全信任的,不应当怀疑……” “ 神的意志是不可揣测的,而祂的仆人同样目光深远,绝对正确。应当像服从神明一样的服从祂的代言者……” 在惊疑之心刚刚从心里升起之时,一股思绪瞬间吞没了艾琳。
  对了,摩尔主教经验丰富,说话直接也是为了能够不拐弯子的更好的解决问题。
  艾琳的疑惑瞬间如冰雪在酷热的阳光下消融一般无影无踪了。
  “ 是,我的确做过……” 撒谎同样是神明眼中的恶行,而“ 虔诚” 的艾琳更是不会去欺骗神在地上的代言者,支支吾吾的说出答案后,艾琳低下头不敢去看主教,也不知是因为少女的羞涩还是因为诚实的说出真话后的无地自容。
  这种如同青苹果一样的青涩想必也是甘甜可口的吧。摩尔不禁食指大动,恰好在这么久的交流后,不应期也已经过去,胯下的巨龙重新露出了红首,笔直地伸起怒视着那桃花源。
  想要强烈的征服少女法师的c女地的欲望火热的上升着,烧红着主教的大脑,不断的炙烤着牧师的理智。在源于自身邪念之下,摩尔想了想,决定放弃前戏准备,一鼓作气的拿下那坚守了20多年的纯洁。
  “ 那么,这次就不浪费你我的宝贵时间了,我要开始施加第一次的棍刑了。” 对于“ 绝对正确” 的主教,艾琳自然生不起任何抵抗的心思,在乖乖的按照主教的话重新躺倒在床上,接着把枕头垫到臀部之下,然后把双腿曲起用双手束缚起“ m” 型后,等待着主教的进发。
  yuedu_text_c;
  摩尔也摸了摸那金红色的茂密森林,里面只有点点水分,完全不足量。荫唇如同闭合的蚌壳,只有细细一条细缝微微开着,向外指示着通行的路径。
  摩尔深吸了一口气,握住r棍找准方位之后,猛地一以贯之。
  粗长的r棒在男人的重压下强行破开一切敢于挡在它前面的阻碍,如同切入细软蛋糕里的一把热刀子一样深深地插了进去。和艾琳身体的贞洁一体默默坚持了20多年的c女膜在这一切已经成为了不可挽回的历史。
  这股疼痛也很快的传回了艾琳的大脑中,虽然有着降低痛苦的神术保护着,但贞操被破除,不仅仅是肉体的伤痛,对心灵也是种强烈的冲击。虽然在亵渎神言之下,艾琳的被破开的意识遭到了强力的扭曲,但长久以来的潜意识终究还是察觉到了这永恒的失去,悲鸣着。
  摩尔当然也注意到了艾琳的身体又是一僵,抓着双腿的手臂也有些不稳的迹象。
  主教并没有在意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继续前行。y具以冲城车的势头大力冲撞着,与少女初经人事的荫道内壁做着最细致深入的交流。粉红的带有褶皱的内腔,在不断的摩擦里颤动着,努力收缩着似乎想要赶走外来的入侵者殊不知这只能给男性的神经带来更多的刺激,刺激对方以更强力的方式回应。
  摩尔主教人老,但是神术的精炼让他的肉身完全不逊于年轻人,对比于那些千锤百炼的钢铁战士或许稍有逊色,但对于那些沉醉在名利场里的花花贵族们来说,实在是强悍太多了。强健的肌肉为这攻城车提供了仿佛无尽的动力,巨龙不知疲倦的在狭小的空间里来回游动,享受着那无时无刻都似乎要榨取所有j液的内壁挤压。
  这场较量对于守城的一方是压倒性的不公平。男性的攻方有无数种方法调整着攻城车的撞角对那蚌壳冲刺,而艾琳只能乖乖的承受住那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而未经完全润滑也注定了艾琳不会享受到多么强烈的快感。
  摩尔的体力似乎无限,那巨龙的穿刺也仿佛要持续到天荒地老。在一次紧接着一次的冲击中,艾琳也终于感到下体为有一些滑润了,一些麻麻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
  终于,巨龙的攻势要到头了。不知道来回撞击了几百次,主教也终于不顾一直保持的温文尔雅、永远冷静的形象,涨红了面孔喘着粗气说道:“ 我要射出来了,让神圣的j液在芓宫里为你洗涤罪恶,洗净你的灵魂吧。” 艾琳也激动的回应道:“ 好的,请为我洗礼吧。让您的j液洒满全身,让我的罪全部消去吧。”
  摩尔只觉得精关一松,一阵快感瞬间袭上大脑,葧起的y具也抽动着在女孩的身体最深处甩出生命的精华……在完成了s精之后,巨龙迅速缩小了身体退了出来,一股浓白的液体也顺着巨龙的轨道缓缓的流出。
  “ 呼~”一直承受着摩尔冲击的艾琳也长舒了口气,放下一直压住双腿的双手归位,身体也随着本能自动的调整到一个相对舒服的状态。
  “ 很好,你先休息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我再来和你探讨如何调理你的身体,避免你犯下色欲之罪的方法。” 终究是年纪大了,虽然体力方面不逊色于年轻人,但有些方面还是有所不足,终究是感到疲累了。看到艾琳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有话想说的样子。摩尔立刻打断了少女的话,然后释放了一个“ 安抚心灵” 、“ 安眠” 的复合型神术到少女身上,促使女孩早早的陷入深深的睡眠。
  看着艾琳躺在床上精疲力尽的睡着,摩尔站起身来仔细欣赏着这难得的美景,在炽热的欲望发射出来后,混沌的双眼也恢复了清明。随手捻起那即便在刚才最激烈的战况中也未曾放下的十字架,翻到背面,十字架上赫然有一行小小的刻字:
  柯姆。嘴角也咧现出一个怀念以往性的微笑:“ 柯姆老友,世界上并不是仅仅是英雄传承才值得追求的。这个世界上本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接着叹息了声,终究没有继续说下去。
  在更远的地方,“ 味道可真不错啊。” 一个平头男子嚼着牛腿大声的说道。
  如果艾琳正在这个地方的话,以她过目不忘的本事或许还能够勉强记得这是之前仪式里的其中一员。
  不过他的同伴明显没有什么反应,更确切的来说是各有心事。
  “ 看看时间,那个女法师也差不多醒了吧。不知道摩尔那个老家伙会怎么做呢?” 在光明教会的壁垒森严的等级制度下,一个明显是牧师的男子竟然毫无敬意的在其他的圣职者面前直呼本地主教的名字,如果有其他旁人在场的话想必会惊掉大牙。
  他的同伴对他的话同样没有多大反应,似乎在摩尔本人不在场的情况下,直呼他的名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黑发的女性默然地搅拌着手里的咖啡,头也不抬的说道:“ 重要吗?” 那个牧师冷笑了下,也不再出声了。
  场面一片寂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一个人悠悠地说道:“ 我想不通啊,同样是人,一样曾是牧师,一样经历了那修罗场一样的地方。为什么摩尔的神术还能够毫无阻碍地施展出来,难道他还没有堕落吗?或者是伟大的光明神认为他还尚未堕落吗?” 接着还是一片静默,但从所有人那闪动的目光中,似乎并非对此不敢兴趣,只是没有人敢接话。
  最终还是那个淡漠的女性打破了这个沉默的僵局,只见她依旧是头也不抬的搅拌着咖啡,好像搅拌的本身是件多有趣的事情一样,说道;“ 谁知道呢,在和恶魔的战斗中不可避免会出现堕落者,有的堕落者仅仅只是被污染,而有些则会堕落成新的恶魔。教会的共识就是所有的堕落者都会或多或少地失去使用神术的能力,并被' 侦测邪恶' 所查探到。不过呢” 女子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究竟是神灵认为他并没有堕落,还是堕落的他也能够施展光明神术,这就是个迷了……” 所有人接着沉默下去,也没有人再接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
  教会的典籍中,在久远的传说时代的确存在有' 伪装者' 的传说。堕落的神官窃取了属于神的荣光,施展着足以迷惑世人的神术,以神之名消灭虔诚信仰着神的信徒。在大地上造成了无数的阴森恐惧。这种人,被称作“ 伪装者” ,也有叫做“ 亵渎祭祀” 的。同样是沦于历史尘埃中的英雄职业,其来历已不可考,和传说时代的大部分传承一样,已经不知所踪。
  圣光牧师:摩尔法师:艾琳·布鲁勒前任堕落牧师:柯姆·菲尔世界观:神圣马卡尔联盟是一个坐落于以中央大平原的马卡尔帝国为核心,其余册封的六大公爵领拱卫的联盟。该联盟居民主要信仰圣光明教,贵族世俗力量和教廷势力穿叉交织,构成了坚实严密的统治基础。主要敌人是位于东北面的铁骑帝国以及西南方向的兽人、巨魔的松散部族联合以及东南方向的亡灵、恶魔势力。极北全年天寒地冻,人迹罕至,也是巨龙、凤凰等传说中的幻想种的领地,少有人敢于染指。
  如果冒险通过西部的大洋,有一处古老的大陆正是纽曼帝国的地盘,两国会在海洋的大漩涡的暂时平息的安定时期进行跨海贸易,互通有无,商人一次航行能够获得巨额利润,但由于大漩涡的周期不定,以及海盗、娜迦、鱼人等天灾人祸的不可抗力的作用下,只有一部分幸运儿能够活着回家。
  其他地域未探索。
  主要人物生平:摩尔是塞维尔公国的自由民子弟,是教廷的牧师,德高望重,风评极好。
  柯姆·菲尔,摩尔的同事,在与东南方的混沌势力的交战中堕落,后被教廷发觉被派遣讨伐军队“ 净化” ,已死亡,其遗物圣十字架被摩尔收藏。
  艾琳·布鲁勒,马卡尔帝国中的布鲁勒家族的贵族成员,富有才华,幼 年时代便提前完成魔法学徒的学业,成为正式魔法师,是家族重要的培养对象。主元素系。希望重现英雄职业- 圣言法师。
  字节数:59569
  yuedu_text_c;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