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欲邪 孽邪(全)-〖短篇〗欲邪 孽邪(全)-第4部分-我的醉-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短篇〗欲邪 孽邪(全)-第4部分
作者:我的醉      更新:2021-07-19 15:29      字数:11670
  了王珊的内裤里面跨,用手指摩擦着她的荫唇说 :“声音太小了,我听不见,再大声点,再滛荡点。要不你就在这忍着吧。”
  在自己荫部揉动的手,传来一阵一阵的热力,让王珊真切感受到自己的需要, 滛水更快的潺潺流出,瞬时就打湿了刘海的手,浸透了王珊的内裤内裤。
  身体极度的瘙痒让王珊再无顾虑,大声快速的喊叫着:“快,快操我,我要 你的大鸡笆干我,干烂我的马蚤1b1。我是个没男人的鸡笆干就活不下去的马蚤货。”
  刘海何曾听过女人这样在自己面前浪叫,近乎邪恶的满足让他的葧起的鸡笆 更加坚硬,向是要撑破外面的包皮。于是也不能再等待下去,急忙将王珊放倒在 床上扒光她的衣服,脱掉自己的裤子。挺着鸡笆用力的向前推,王珊的1b1眼里已 经溢满了滛水,刘海的r棒一路畅通无阻,径直顶到了荫道的最深处。荫道里的 充实让王珊如释重负的“啊”了一声。刘海就把鸡笆停在那里,感受着王珊荫道 肉壁的挤压。
  感觉到刘海的鸡笆没了动静,荫道里的麻痒又如火焰腾的冒了出来,在王珊 的心里熊熊的燃烧,她忍不住就对刘海说:“你倒是动一下啊,我下面好痒。” 闻言刘海也不再停留,将鸡笆在荫道里面抽送起来,r棒摩擦着荫道,一阵阵愉 悦的感觉仿佛要将王珊送到天堂,她双手抓住自己雪白坚硬的孚仭椒坑昧费梗趤〗 房在手里变幻出各种形状,奶头涨得足有葡萄大小,由于充血而变得鲜红,有如 两颗玛瑙镶嵌在洁白无暇的汉白玉上面,鲜艳欲滴,让人感觉赏心悦目。刘海每 次抽出都将r棒拉到了荫道口,然后用力插到最深出。带出滛水四溅,一点一点 打湿了他的小腹和荫毛,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这样抽锸,力度是够了,可是速度却哪能让亢奋中的王珊满足,她白嫩的双 腿盘在刘海的腰间,臀部向前耸动,向刘海索取,嘴里模糊不清的叫着:“快点 ……啊……鸡笆插快点……噢……好痒……”此时的王珊一脸的滛浪,渴望和妖 媚。刘海的欲望也在快速攀升,鸡笆快速的抽锸起来,他的小腹撞击着王珊丰满 的两瓣滛臀,发出密集的“啪啪”声,性器官的交合处的水声更是不绝于耳。
  荫道里的快感让王珊双腿僵直,脚指头更是蜷曲起来,胸部的双手力道更大, 将自己白嫩饱满的奶子抓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快速的运动的鸡笆让王珊的叫床 声都不能完整,只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蝽药的作用无限放大了王 珊快感,只见她一声高亢的喊叫,高嘲来临,灼热的滛水一阵阵的从身体里面狂 涌而出,浇灌在刘海的鸡笆上面,灼热的液体和荫道肉壁的收缩让刘海也有了射 精的欲望,他连忙抽出鸡笆,手用力压住鸡笆的端部,将这种感觉压下。滛水顺 着王珊的股槽流到床单上,一滴一滴,连绵不绝。
  好一会,刘海才压下了自己的感觉,抱着王珊坐到自己的怀里,鸡笆自下而 上进入王珊的身体,他张开嘴咬住她的一个奶子,牙齿在她的孚仭椒可厦婺鲆В头则绕着孚仭酵反蜃m跎旱氖治兆∽约旱囊桓鲦趤〗房,另外一只手用力的将刘海的 头往自己的胸膛压去,嘴里的滛声浪语不绝于耳,她催促着刘海:“啊……用力 ……用力操啊……噢……噢……好舒服……快……快插烂我的马蚤1b1”。
  约莫过了十分钟,刘海感觉s精的欲望再次来临,连忙高速耸动了十来下, 鸡笆快速抖动。他使劲的把王珊的身体往下压,大量的j液如子弹出膛,打在王 珊身体深处。王珊的高嘲高再度来临。
  两人躺在床上,急促的喘息。王珊的1b1门洞开,荫道里的肉壁还在高嘲的余 韵下收缩,混合着的j液和滛水如小溪一般流淌。屁股下面床单上的湿痕向四周 不规则的扩散。
  王珊都已经是梅开二度了,可是药效却还没过去,高嘲退尽,荫道里面又痒 了起来。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一根大鸡笆充满自己难受的地方,唯一的感觉 就是自己身体的需要。她樱唇微张,将滛水和j液还没干透的鸡笆含在嘴里,用 舌头、牙齿不停的摩擦,不一会刘海的鸡笆微微葧起。她手指翻开包皮,用舌头 抵住竃头上面的马眼左右旋转,又时而用舌尖在竃头下端的肉棱上游走,时而用 嘴唇包裹住刘海的阴囊。口水顺着嘴角流下,也湿润了刘海的r棒。刘海为了今 天养精蓄锐了好几天,稍事休息,鸡笆挺立如初。
  王珊张开双腿,用手指分开自己的荫唇,荫门对准刘海的鸡笆就重重的坐了 下去。扑哧一声鸡笆完全被荫道包裹……
  甚至刘海自己也不昨天晚上到底射了多少次,只知道后来都稀薄得快要透明, 双腿软的无法站立,而王珊,嗓子也因为叫床变得沙哑。第二天早上,王珊清醒 过来,发现自己赤身捰体,一只脚还搭在刘海身上,脸上、嘴角、孚仭椒俊11绿宓处都是白花花的j液。荫道红肿,全身上下到处都布满了鲜红的抓痕和瘀青。她 只记得昨天晚上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难受……后面的就一概不知。她略略整理了下 身体上的污秽,穿好衣服。她不想让刘海看见自己流泪,强压下心里的屈辱,推 醒沉睡中的刘海冷漠的说,把东西给我。
  刘海从抽屉里拿出三张光盘交到了王珊手里,说:“珊姐,昨天晚上你真的 好马蚤,要了一次又一次,看,床单上到处都是你的水。”
  王珊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畜生。”
  刘海也回嘴:“我是条公狗你就是条母狗,我是条公猫你就是母猫。而且, 还是发情的。看不出来啊,平时说话细声细气的,叫起床来声音这么马蚤,这么大。 敢情你是心里闷马蚤。”
  王珊直气得一阵热血上头,脸涨得通红,可是却无言以对。她说:“你发誓, 你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了。”
  刘海说:“我发誓,我所有的盘都给你了,地上被你弄碎的那张还在那呢。 还有,回去把雅兰辞退了。”
  此时的王珊只想离开这里,哪里想得到刘海的话和自己的差别。她抓起盘放 到包里,逃似的离开了。刚出去,刘海就从一个角落里面拿出微型摄像头,嘴里 得意的说:“我发誓盘已经全部给你了,可是原件还在呢,再加上昨天晚上的。 你能逃到哪里去?”
  出了房门,屈辱和悲伤再也克制不住,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沿着脸盘滑落,溅 在地上,仿似,她那颗支离破碎的心,扬起微微的尘埃,步伐也因为下体的不适 而变得凌乱。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回家里,眼睛通红。跑到浴室里面,把水放到最 大,用力的清洗自己的孚仭椒俊11绿澹路穑庋湍芟辞迳硖宓奈鄣恪o绿宓闹胀在她使劲的摩擦下传来怔怔尖锐的刺痛,可是她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还是用 力的在荫道里面抠挖,想要排除刘海留在自己身体里的
  最后,走出浴室,由于对刘海的狠,王珊顺带着连雅兰也恨上了,冷冷的对 雅兰说:“你去收拾好你的东西,今天,离开这里,这里不需要你了。”
  其实雅兰也早想走了,在潘明出去之后,她就一天基本没什么事做,感觉吃 干饭的感觉不好受,可是王珊挽留她不让她走,才一直呆到现在。她看王珊一脸 的悲伤,也没理会语言里面对自己的冷漠,关切的问到:“珊姐,你没事吧?” 王珊没有理她,留下一脸疑惑的雅兰进了自己的卧室,啪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雅兰见状,也就开始默默整理自己的包袱,暂住在刘海那里,两天之后,在 一个超市找了份售货员的工作。
  欲邪孽邪(八)
  屈辱像一条毒蛇,盘踞在王珊的心里,瞪着冰冷残酷的双眼,时不时的深出 毒牙,撕咬着王珊的心房,痛楚蔓延了全身,而她又无能为力。默默躺在床上, 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眼泪顺着苍白的面颊滑落,一滴一滴,落在被褥上,盛 放出花朵,晶莹却又残忍。整天这样茶饭不思,心情压抑,人很快就憔悴起来。
  却说吕岚两天都没见王珊去团里,打电话又不接,心里就紧张起来,今天一 回来就跑到她的家里。敲了半天门,没见人答应,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她给了他自 己家里的钥匙。他没用过,也就没带在身上,于是又急忙跑回去拿王珊家门的钥 匙,开了门走到卧室门口,隐约听见里面传出低低的啜泣,慌忙开门想进去。可 是卧室的门也锁了,平时王珊的卧室一般不上锁的,所以也就没给他钥匙。他用 力啪着门,急切饿问:“珊姐你怎么了啊,开门让我进去,有什么伤心事和我说 啊。”
  等了好长时间,里面没有回应。又喊道:“你倒是开门啊,你知不知道你这 样让我多担心。”
  里面终于传出王珊颤抖的声音:“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心情好 点了我再打电话找你。你回去吧。”
  吕岚还不死心,说:“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啊,看我能不能帮帮你。你这样把 自己关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啊!”里面却再也没有了响动。他也只好沮丧的离开, 心里充满了疑惑,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变这样了。听见吕岚离开,王珊 更觉得难过,又捂在被窝里面呜呜的哭泣。
  这样过了四天,王珊才心情略略平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脸色惨白,头发 凌乱,眼睛肿得和桃子一样。中间吕岚打电话来,她,还是不接。他虽然心里挂 念她,可是想起先前王珊又说了不让他去找她。日子也过得压抑。
  至于刘海么,这几天一脸的喜气洋洋。雅兰在他家呆了两天就去超市工作了, 超市离他家很远,那样早出晚归的很不方便,她也就在超市职工宿舍住下了。刘 海等她走后,又去买了点性生活用品,为下一次做准备。过了十天左右,又打电 话给王珊,王珊一看是他的电话,接了就骂:“你这个畜生,还打电话找我做什 么。”
  yuedu_text_c;
  听到她的叫骂,刘海不但不生气,反而更加开心,懒洋洋的说:“珊姐,我 又有好东西给你看,你在家等着,我就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朝王珊家走去。 敲开门,就径直走到她的卧室,把兜里的盘放进dvd里面,叫她坐下来看。王 珊见了:天啊,这里面的人是自己吗?双眼里透出赤裸裸的欲望,随着刘海的抽 插一脸的满足,嘴里的莺吟燕语不堪入耳。白嫩的臀部快速的扭动,迎合着他… …这一切都在40寸的纯平等离子电视里面显得异常清晰。滛秽的场面让王珊的 羞耻感爬满心头,没有勇气再看下去
  有了上次的经验,王珊也不再去试图损坏那个盘来销毁证据,她关了电视机, 愤怒的看着刘海,冰冷的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刘海打了个哈哈,回答:“珊姐,你看看你那晚上的表现,不是很满意么, 怎么现在却这么对我。
  王珊厉声说:“不要再说了,你到底想要什么。”
  刘海也不再拐弯抹角,直直的看着她说:“我要你,而且今后你得听我的话, 按我说的去做,等我满意了,对你没兴趣了,再给你。否则,你劳工和男个男人, 还有你认识的人都会看到你那晚上的表演。”
  一阵绝望涌上她的心头,可是,现在真的已经是无路可走了。无论吕岚还是 潘明看到这东西,自己都不会再有颜面和他们在一起,更何况自己熟悉的人都知 道。如果当时不受他的胁迫,还能和吕岚在一起,可是现在……时光不复,没有 如果。除了顺从他的意思,还能做什么?眼泪流过,化为冰,滴成血。
  见她没有说话,刘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电动y具,扔在她面前,说:“你自 己做,我还没见过女人怎么自蔚的。”
  她,还能反抗么?抬起自己重逾千钧的手,关节僵硬,缓慢的褪下衣服,此 时她感觉自己犹如一个木偶,而线却被刘海操纵。她坐在床上,麻木的分开自己 的荫唇,也不管荫道里面依然干燥,剧烈的疼痛让她缓解了心里的酸楚,于是手 上的力道更大,速度也越快。仿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忘记悲哀和耻辱。
  刘海在那看得就不满意了,他已经对用语言打击王珊的自尊充满了兴趣,对 她说:“那天晚上还叫得那么马蚤那么大声,今天你就哑巴了么,大声的叫,那只 手也别闲着,自己摸自己。”她手在自己身体上胡乱的抚摩,嘴里近乎癫狂的大 叫,可是,那哪里是女人在x爱的欢愉里发出的呻吟,直如杜鹃啼血,哀婉凄凉。 自己,潸然泪下。可是在处于邪恶的兴奋中的刘海听来,却由她的悲哀转化成自 己的刺激,手,不由得放到自己的裆部
  王珊的电话响起,她看也没看就拿起来挂了。刘海问到:“是不是那男人打 来的?你回给他,叫他不要再来找你。”
  想起吕岚对自己的体贴温柔,绵绵爱意,王珊顿时泪如泉涌,凄厉的叫着: “不。你到底要怎么样折磨我才肯放过我。”
  “折磨你?现在都还没开始呢,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信不信我现在就 把这个给他,他应该还没有见过你滛荡到这个程度,到时候就不是你抛弃他,而 是他抛弃你了。”说完,他就邪邪的放声大笑。
  谁抛弃谁,现在对王珊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只是她又怎么愿意让心上 人看见自己在别人跨下承欢。更何况自己那时已经神智不清了,表现得那么滛荡 和主动,根本就没有被胁迫的迹象。只怕他还会误会自己只一个档妇滛娃。或许, 现在就和他断绝关系还是一件好事吧,免得,免得他整天对自己牵肠挂肚。
  刘海催促到:“快点,该怎么说自己想。你要是觉得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 我可以帮你叫人,你想要多少叫多少。”
  颤抖的拿起电话拨通了吕岚的号码,那边的吕岚一见王珊打电话来了心里一 阵狂喜,因为她先前说过,心情好点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他,可是他哪里知道她现 在的境况,接通电话急忙说:“珊姐,你心情好点了啊,你等等,我马上来你那。” 可是她下面的话却让他的心沉到了海底:“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从 此我们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声音略带颤抖可是却又冷漠。
  登时感觉天旋地转,吕岚有点愤怒的吼到:“为什么啊,你到底怎么了,你 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听见对方的质问,王珊心如刀绞,她好想对他说句:“我爱你,可是我真的 别无选择了。”但是她不能……“没有为什么,你记得不用再来找我了就行,我 们之间什么都不是了。”
  说完挂了电话,瘫坐在床上,电话因为四肢发软掉落在地上。那声音,似乎 就是王珊心碎的声音。
  此情此景,刘海心里更加得意。他拾起电话关了机,然后搬了条椅子放在卧 室衣柜的镜子前面,让她双手扶在上面。自己解下裤子,挺身就上。可是她看见 的,只有自己眼里闪烁的泪花。刘海在王珊身体上面驰骋。一个泪流满面,一个 志得意满,处在男女交媾的场景里,勾画出一幅血流成河的艳丽。
  过了一会,他觉得还不满足,拿起电动y具在王珊的菊门附近移动,用电动 y具将她的菊门撑开一道裂缝,然后猛的插了进去。王珊的菊门从来没有被开采 过,如此猛烈的插入,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痛彻心扉,再加上精神上所受的刺 激,小便失禁了。人也昏迷过去。
  却说吕岚在王珊挂了电话后,心急如焚,连忙又打电话过去。可是听到的却 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失落、伤心奔涌而来,填满了他的心。 他拿起电话猛的向地上摔去,零件四溅,有如漫天飘雪飞舞。将他掩埋在无边无 际的冰窖里。他喃喃的说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还想陪你一辈 子的……现在春天都还没过完啊,你就说分别了……怎么会这样……”可是他又 怎么会知道,王珊此时身体所受的折磨,心灵里的煎熬更胜他十倍。
  此后,王珊的生活只能用地狱来形容,刘海就长住在她家里,白昼宣滛,夜 夜笙歌,变着法在肉体上折磨,精神上摧残她。原本刘海不是一个这样残酷的人, 可是,似乎罪恶比理智更既有诱惑力。白天只让她穿着睡衣,下体插着电动y具 在屋里走动,或者捆绑着她让自己滛乐。晚上则除了自己的r棒之外,他还找到 一些尺寸合适的东西塞进王珊的菊门。她一日一日的消瘦下来,整天衣衫不整, 头发凌乱,甚至开始有点神智不清。脸上哪还有以前飞扬的光彩。她想到过用死 来摆脱,可是,真真面对死亡的时候却又退缩了。苟且的活着,度日如年。
  吕岚在那天之后,也是精神萎靡,男人的自尊却又抑制着他去王珊家的想法, 此后又打了几次电话,或者是关机,或者是通了没人接。几次之后,他在悲伤里 面也有点愤怒了。也就不再打电话,可是,往昔的甜蜜又怎么能够轻易忘记,每 每想到和王珊幸福的日子,她的轻言浅笑,她的柔弱娇羞,便心痛得无法入睡。 整日借酒消愁。
  世界上很难找到一个像夏威夷这样能让人身心完全放松的热带环境,夏威夷 群岛是由八个火山岛组成。蜿蜒的海岸在菠萝树、棕榈树的点缀下以为着崎岖翠 绿的山路。傍晚,温暖的海面映衬着绚烂的夕阳,散布在岸边的五彩太阳伞下面 飘出异国美酒的醇香,成为了大多数人梦想中的天堂。主要的景区有:威基基海 岸、火山国家公园、夏威夷热带植物园、卡阿纳帕利沙滩。
  潘明在那里被异国的情调深深的吸引,朋友阳昀由于有工作,陪了他游玩了 几天之后,就把任务交给了他妻子邵雨霖。她也是一个居家夫人,整天闲着无事, 在那里又语言不通,日子过得很苦闷,潘明来了之后,有了一个玩伴,让她异常 开心。潘明没有告诉朋友来这里的真正原因,毕竟那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问题, 只是说出来散心,住的时间很长。阳昀听了很高兴,毕竟在那里相同肤色的人都 比较少,更何况是自己的朋友。
  邵雨霖高165,28岁,一张瓜子脸上眼睛灵秀,淡淡的眉毛,小巧的鼻 子。五官搭配得很是恰当,因为处于热带环境,皮肤稍微有点发黑。平时喜欢穿 一身旗袍,将原本高挑的的身材勾画得淋漓尽致。身上散发出东方古典美人的气 质。
  在那里,潘明也没有闲下来,游玩之余,也努力的研究美国的法令条例,观 察美国的文化生活。而且,在那里可以更方便的了解华人在美国的地位和待遇等 情况,每每听到华人受辱,心里便涌出一股愤怒。也就更坚定了他保护华人利益 的的决心。刚去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经常打电话给王珊。久了,也就打得少了, 甚至有时两个或者三个星期才打一次,她则很少给他电话,这多少让他心里有点 不快。
  美丽的景致,努力的学习,让他忘记了时光的流逝,转眼间八个月时间过去。 大部分的时间都和邵雨霖在一起,彼此心里也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时常开上一 点很亲密的玩笑,同时也看出来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不是很融洽,至于原因就不 得而知了。这天,潘明在客厅里面翻看文件,邵雨霖则蹲在柜子前面找什么东西, 外面的旗袍将她的臀部紧紧包裹住,曲线毕露,从旗袍上的印痕可以清晰的看出 内裤的形状。他被她弄出的声音所干扰,便抬起头来看,一眼就看出了她出的是 一条t字裤,臀部随着手上的动作而摇晃,他不由的轻轻咽了一口口水,突然感 觉自己裤裆下面的r棒已经高高昂起,心里那种狂喜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晚上,潘明就说要阳昀夫妇陪他喝酒,虽然他们夫妇都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可是也没有拂他的意思。阳昀的酒量不行,没喝几杯就感觉头昏脑涨,不一会就 在沙发上沉沉睡去,潘明把他扶到卧室的床上,又接着出来喝,邵雨霖也出来陪 他坐着,偶尔喝上一口。过了点时间,邵雨霖也微微有点醉意。潘明见状就和她 坐在一起闲聊起来,当潘明问到他们夫妻好象有点相处不融洽的时候,她的脸色 就难看起来,或许是美国开放的思想影响了她,她毫无顾及的对他说自己的丈夫 能力不行,每次没几分钟就完事,性生活过得非常不好。说着说着,竟然趴在他 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潘明轻拍着她的背部,温柔的安慰她,好一阵子,她才收起眼里的泪水,抬 起头看着他。潘明已经将近九个月没有了性事,此时,埋藏在心底的欲望随着鸡 巴的昂起开始泛滥;她则长期得不到满足,仿佛一个怨妇一般长时间压抑自己的 欲望。对视的双眼逐渐碰撞出了火花,点燃了干柴烈火的他们,也不知道谁的手 开始在对方的身体上开始抚摩,谁的唇贴到了对方的唇。
  yuedu_text_c;
  他们深深热吻着,舌头深到彼此的嘴里搅动,女人温软的嘴唇让潘明异常兴 奋,他活动着的手攀上了她的胸部,她的奶子不是很大,但是盈盈一握却给人一 种满足的感觉。潘明隔着衣服覆盖着她的一个奶子,力道逐渐加大,邵雨霖的奶 头逐渐硬了起来,他用两个手指夹住她的奶头轻轻拉动。她的嘴里开始发出唔唔 的声音,顶在自己腰肢的那个突起的坚硬让她收紧了双腿,s处在他的刺激下开 始有火热的液体汩汩流出。她颤抖着伸出手狠狠地抓住了他那根早已坚硬的r棒, 快速的揉捏起来,虽然隔着裤子,潘明还是感到了一丝疼痛,但却更加强了刺激, 熊熊的欲火在他心底燃烧起来。
  隔着衣服的感觉已经不能让潘明满足,他三两下扒光她的衣服,从裤子里掏 出自己的鸡笆,让她躺在沙发上面,摆出个69式,为了不弄脏沙发,在她的臀 下垫了一叠卫生纸。潘明拉下她蓝色的t字裤,先将两片荫唇从下到上的轻舔了 几遍,再将阴d含入口中,用舌尖挑动着它。邵雨霖只觉得嫩1b1里热烫烫的,一 大股滛水流了出来,荫道的嫩肉奇痒无比,少妇的春心,在他的挑逗下起伏澎湃。 他又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1b1眼内,在荫道的嫩肉上,上下左右地翻搅。她修长的 双腿变的僵直,柔软的臀部向内缩紧,下体微微的向他的脸上顶着,像在追逐他 的舌头,一股一股的滛液流进他的嘴里。
  她的嘴也没有闲下来,含着潘明硕大的鸡笆在嘴里抽送,随着他的深入,嘴 里发出一阵阵含糊不清的唔唔声。
  已经几个月没有性生活的潘明心里急切的想要发泄欲火,换个个位置,将狠 狠地插进了她早已经湿润泥泞的1b1缝,用力一挺,只听见“噗叽”一声,鸡笆一 半插进浪1b1里。可能是阳昀的尺寸比较小,所以他感觉到有点紧,加上邵雨霖嘴 里发出压抑的痛呼,他也就停在了那里暂时没有再抽动,等着她适应过来。
  鸡笆悠悠地往里一寸一寸的插入,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慢慢的地抽出,直到 大鸡吧上都是她的滛水后,就开始加快了速度。怒涨的大鸡笆,像一根烧红的铁 棍,狠狠的插在她的浪1b1里,被里面的嫩肉紧紧的咬住,而邵雨霖的荫道也被撑 得涨涨的,怕吵醒已经睡着的老公,她只能压低自己叫床的声音,时不时的低声 叫着:“你慢点……啊……好疼……啊……啊好涨……下面要裂开了……”
  下面女人的话语此刻哪能影响到处于极度渴望中的他,那婉转的哀叫更多的 是刺激他加快了速度,他双手揉捏她的大奶子,鲜红的奶头,有如葡萄大小,娇 艳鲜嫩。邵雨霖被顶得娇喘连连,浪1b1大开,他的速度将她送到了幸福的顶点。 她也转动着肥嫩的屁股追逐着他的r棒。潘明臀部左右的活动量越来越大,每次 都将竃头送到她的1b1心子里,强烈的刺激让邵雨霖的荫道壁随着阵阵收缩,吸吮 竃头。
  被这么强劲的鸡笆快速的操干还是第一次,她嘴里的呻吟越来越急促,1b1眼 的滛水泛滥成灾,伴随着潘明鸡笆的进出,咕唧咕唧的水声不绝于耳,身体下面 的卫生纸被流出的滛水打湿而变得破碎,雪白的纸沾在她略带黑色两片滛臀上, 显露出一种野性的美丽。
  她的荫道肉壁夹的越来越紧,潘明感觉到自己有了s精的冲动,赶紧把抽动 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几十下后,嘴里啊的一声他强烈的喷发了,邵雨霖的荫道深 处明显的感到了一股股热流直冲1b1心,强烈的s精让他的腿都快软了,储存了八 个月的种子,一拨一拨连绵不绝,全部送到她身体的最深处。而她荫道哪里受到 过这么强烈的撞击,只觉得1b1心子里一片火热、滛水直流,口中开始“啊……啊 ……”的声声浪叫,湿淋淋的嫩1b1眼里开始猛烈喷出大量透明的液体。
  两人衣服都没穿,都斜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感受着高嘲后的余韵。脸上 都荡漾出满足的神情。
  已经入夏,连续好几天的大雨将天空洗得干净澄澈,碧空万里无云各种鲜花 竟相绽放。让人的心情活跃起来,刘海有了到外面走走的想法,一大早就叫王珊 准备好出去,可是她哪有那个心思,只是略略梳理了头发就算准备。昨天她上身 穿的是白色衬衣,下面着一件白色的迷你窄裙,里面则是红色的奶罩和丁字裤, 脚上套着黑色丝袜。晚上刘海裙子都没让她脱,拨开她的内裤就干了起来,在臀 部留下了一大片痕迹。可是,现在的她神经都几乎已经麻木,哪里还会注意到这 些事。走到门口的时候,刘海发现了,张嘴就想叫住她去换时,脑海里幻想出她 走在路上,在车上被人死死盯住的情景,于是连王珊家里的车都没开,准备坐公 交出去。
  这样的天气勾起了很多人的兴致,而且是周末,车上人满为患,仅仅有落脚 的地方,他们刚一上车站定,就有很多的人的目光定格在王珊身上,鲜艳的红色 轻易就透过了白色的衣服和裙子,臀部随着车子左右晃动,裙子上的痕迹更加刺 激了车上的人的欲望。
  好几个人挤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两只手……伸到她的大腿上,臀上。她 在公共场合又怎么好意思大声斥责,慌忙空出一只手拍打着在自己身体上抚摩的 手,刘海见了,心里更加兴奋,r棒高高挺起,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靠在她的身 上,鸡笆顶在她的小腹上面,也伸出一只手撩起她的裙子,探到她的双腿之间用 力搓动。她用双腿紧紧的夹住他的手,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面对女人一副可怜 楚楚的乞求的模样,他色心大起,满心的欲望想要得到发泄。
  车开到一片林荫地的时候,急忙让司机停车,拉着她下车走到树林的深处, 就开始脱她的丝袜,王珊明白了他想做什么,连忙拉住他的手恳求:“求求你别 在这里,会有人来的。”他根本不理会她的乞求,扒下丝袜将她的双手反绑在一 棵树上,然后拨开她的内裤,掏出自己的几吧涂了口唾液,就操戈猛进。她的泪 水仿佛已经流干了,见乞求无用也就什么都不说,面无表情,任由他的r棒在自 己身体里来回。哀,莫大于心死。
  自从听见王珊那句;没有为什么,你记得不用再来找我了就行,我们之间什 么都不是了“。然后持续的不理不采,让吕岚觉得心噬魂刻骨的疼痛,以后在团 里再也没见过她的身影,他以为:她是真的不想见他了,在逃避他。心里的一丝 希望变成绝望……最终,准备离开这座城市,因为,这里他和她熟悉的一切都让 他无法抑制的想起曾经的过往。
  离开之前,想见她最后一面,以还钥匙给她为理由。轻轻的敲了半天门,里 面除了传出嘈杂的电视机的声音,其他的任何一点反应都没有。最后鼓起勇气开 了门,走了进去。卧室的门虚掩着,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他轻轻的推开门, 里面的场景让他呆呆的站在那里……
  只见王珊人已经形消骨立,面容憔悴,赤身捰体,孚仭椒勘灰桓隼粘桑缸中蔚绳子捆绑着,因为血脉不通而涨成了紫色,双腿也被捆着拉开。全身上下到处都 是淤血。菊门里面插着电动y具,一个男人在她的身体上耸动。听见门发出吱呀 声,两个人都看着门口。
  站了好长时间,吕岚才反应过来,怒吼一声:“我操你妈的。”顺手操起放 在床头柜上的水果刀,猛的把刘海扑倒。然后扬起刀狠狠的插入他的胸膛。刘海 嘴里发出一阵痛楚的嚎叫,吕岚觉得还不解恨,边骂道:“我操你妈的,我操你 妈的”。边挥舞着手里的刀。艳丽的鲜血,浓烈的血腥味,让他逐渐从疯狂中清 醒过来。割断王珊身体上的绳子,呆呆的看着她。好久,好久,两个人才清醒过 来,王珊趴在她的肩膀上痛哭起来。等她哭够了,吕岚才给她穿上了衣服,然后 去探刘海的鼻息,没有呼吸;去摸他的胸膛,没有心跳。他神情恍惚的说:“我 杀人了,我杀人了。”这次反而是王珊先回过了神。或许,这段时间里,她的心, 已经真的死了,尘世见的事物都已经不能再干扰到她。只有在看到吕岚的那一刹 那,她才感觉到心跳,她,还活着;可是,心,真的死了。
  将恍惚着的吕岚摇醒,她冷静的看着他的眼睛说:“人,是我杀的,是我故 意杀的!”
  吕岚一听这话又呆住了:“明明……”
  她打断他的话:“别说了,是我杀的,先把屋子清理干净。”两人把刘海抬 到厨房里,擦干净地上的血污。由于潘明是个律师,王珊多少知道点法律程序, 将来调查的时候会检验刀上的指纹的,于是假装洗刀上的血迹,偷偷的将刀上的 指纹洗干净,等干了之后又用自己的手握了握。
  两个人忙完,王珊哭着将自己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吕岚。然后两人抱头 痛哭。
  过了一会,吕岚说:“咱们逃吧。”
  她面容悲凄,但是语言冷静:“逃,逃到哪里去。将来抓到了,照样还是得 死。”
  吕岚急得到处乱转,嘴里喃喃的嘀咕着:“那该怎么办,那该怎么办,我杀 人了。”突然有提高了声音对王珊说:“去自首吧,反正是他要挟你,加上自首 将来量刑会轻一点。”
  王珊抱着他的头,轻轻抚摸着他的背部,说:“你觉得这事说出去,我还有 脸面活下去吗?你是为了我才杀人的,我又怎么能看着你去代我受过。与其将来 在别人的嘲笑里死,还不如现在就干净的死。傻瓜,你记得了,人是我杀的。”
  她有接着说:“我也只有死,擦能洗干净自己身上的污点,你就别阻拦我了。 我没有求过你什么,这次我求你,离开这里,找个好女孩,帮我也帮你自己好好 的活下去。”
  他呆呆的站着,什么也没有说。王珊叫到:“你非得要我跪下求你你才肯答 应么?”
  吕岚机械的点了点头,趴在她的肩膀上放声大哭起来。
  整晚,他们拥抱着哭泣,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对方破碎的心房。
  第二天清晨,王珊清洗了身子,换好衣服,脸上略施淡粉。她对他说:“你 现在回去吧,我不想再让你看见我狼狈的模样。”他不肯,她温柔的抚摸着他的 脸盘道:“别忘记了我最漂亮的时候的样子,也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的样子, 然后,让我美丽的死去,好么?”
  yuedu_text_c;
  眼里噙着泪水,虽然不想走,可是吕岚现在哪里能够拒绝她的要求,一步一 回头……
  等他走后,王珊也关上了门,在外面打了个匿名电话给公安局,又回到家里, 她不想因为自首而剥夺她死亡的权力。等待,等待公安局来把她带走:也是在等 待,死亡。
  没几天审讯结果出来了:王珊故意杀人罪,死刑,缓期三个月执行。当问她 杀人原因的时候,她只回答了一句:“我是故意的,而且我有保持自己隐私的权 力。”
  吕岚回到家里,整天就这么傻傻的坐着,心里只想着一件事:珊姐要走了, 我心爱的人要走了,她是代替我去死的。良心的谴责还有为了心爱的人活下去, 过了几天他终于忍受不住,一路狂奔到公安局找到那个负责王珊案件的人说: “人是我杀的,王珊是无辜的。”那人回答:“经过我们取证,死者身上的伤痕 和那把刀一摸一样,而且我们验过上面的指纹,的确是她的。”听到这话他无言 以对,他不愿意说出她受过的屈辱——这是她最大的心愿了。于是只能失魂落魄 的喃喃说着:“她是无辜的,人是我杀的……”公安局以为他是精神病,来了两 个人把他架了出去。
  无奈之中,他只有时常去探监,虽然有千言万语,可是无从说起,只是看着 她,眼眸充溢着爱恋和悲哀,宛如深秋寒水,她却很平静,他知道她死意已决。 一日王珊交给他一封信要他交给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