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欲邪 孽邪(全)-〖短篇〗欲邪 孽邪(全)-第5部分-我的醉-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短篇〗欲邪 孽邪(全)-第5部分
作者:我的醉      更新:2021-07-19 15:29      字数:2147
  明,并千万叮嘱一定要在自己行刑之后给他。 吕岚拿着信哽咽的说:“下辈子,我一定要比他早遇见你,娶你做我的新娘。” 她笑了,很满足。
  在异地他乡的潘明此时却沉溺于男女之事,一边深牢大狱,一边春色满屋。 夫妻两人拼凑出一幅凄凉却又滛靡的画卷。虽然先前打电话给王珊的时候听出了 她语气不对,可是也没怎么放到心上,直到第十个月,也就是王珊入狱已经两个 月的时候,怎么打她的电话都是关机,家里的电话也是没人接听。他也慌张了, 赶忙收拾好东西,不管邵雨霖哀怨的眼神,匆匆回到家里。却发现已经是人去楼 空,屋子里由于长时间没人居住而沉积下一层灰尘。他连忙打听她的下落,才知 道她因为杀人入狱了,于是六神无主的跑到监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再一个月,行刑的日子到了,她走得坦坦荡荡,用鲜血来洗清污点,她对得 起他们。只是,交错在心里的两个身影让她隐隐生痛。死亡来临前的那一刹那, 她的眼里浮现出潘明的身影,异常清晰,纤毫毕现。
  后记
  王珊行刑的那天,吕岚拿着她的照片看着,忍不住泪水又打湿了眼睛,猛烈 能够之间他看见,她在一阵梵音仙乐里翩跹舞动,宛如一只高贵的白天鹅,一脸 祥和的神情,舞着,舞着,她腾空而起,飞向西方那片净天乐土。几日后,他把 留给潘明的信寄出去,然后离开了这座城市,从此再无音讯。
  潘明的日子也过得异常艰难,妻子是为什么杀人他都不知道,而且不愿意见 他就越加让他伤心,终日神智恍惚,王珊去后几天,他收到了信。信不长:
  老公: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化为尘土,或许还在监狱里面,可是我 不会见你,我不想,不想你看见我此时的境况。
  还记得吗?那年雪很大,我摔倒了,还把你也绊倒在地上,两人都是一脸晶 莹的雪花,你脸上的更是一脸复杂的表情,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还记得吗?你 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你爱我,我骂你是流氓,然后跑开了,那是你第一次说爱我; 还记得吗?我病了,你连续好几天不眠不休,细心的照顾我,我好了之后,你却 一脸的憔悴,那是你给我的第一次感动;还记得吗?在我们结婚的那天,你温柔 的给我戴上了戒指说要用戒指捆住我,一辈子不让我离开,我们都是满脸的幸福, 那是我第一次戴上戒指。点点滴滴,陪我走过。
  如果你还爱我,那么请你用对我的爱来忘记我,然后幸福的过好今后的日子 ;如果已经不爱了,那么这对现在的我而言,是一件让我感到最欣慰的事情。然 后找一个爱你的女子,好好的过完以后的生活。先祝福你们一辈子风雨于共,不 弃不离。
  你是我的丈夫,你有权力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说出来对你、对我都是 莫大的痛苦。你走后一段时间,我在路上遇见的流氓,是他救了我,时间长了就 发生了关系。可是却被刘海知道了,他用此来要挟我,百般的折磨我。后来被他 知道了,愤怒中失手杀死了刘海。他是因为我杀人的,而我却只有用自己的血才 能解脱心中的屈辱和对你的不忠,我不愿意见你,是因为我已经不干净了。
  我对自己的来世说:一定要记得你,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妻子。
  不管我是在天堂或者地狱,我都会默默祝福你。
  永别了,亲爱的。
  看完信,他嚎啕大哭,如果不是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怎么会让她一人独守 空房,如果她不是爱他,有怎么会落到这样的结果,她没有对不起他,反而是他 对不起她。可她却还在乞求自己原谅。一字一刀,将悲伤和自责深深镂刻在他心 里。
  多年以后,谁还会在深夜里翻看他们的往事?谁还会在苍月走狗中帮他们珍 藏着记忆?
  大约两个月后,潘明的精神状态才恢复了点,从此不近女色,一心忙碌工作, 为在美华人的权益劳累奔波。几年后,声名大躁,可是:再大的成就,没有心爱 的人和自己分享,也仅仅是镜花水月。每至空闲,想起和王珊曾经的风花雪月, 便揪心的疼痛,于是更加忘我的工作。因为积劳成疾,心情压抑,在他42岁那 年,郁郁而终。
  雅兰在刘海死后几天,来到他家,看见家里一片冷清,他的父母都在低低的 啜泣。她慌忙问怎么了,这一问他们的哭声更大,好久,刘海的母亲才告诉他: “刘海死了,被先前他帮忙开车的那家的脿子婆杀了,那个杀千刀的,为什么要 害我的孩子啊!”说完,又是累如泉涌。雅兰听了,如遭雷击,一路哭着跑到王 珊家里发现没有人。她想起王珊和吕岚的关系,先前他受伤的时候她陪王珊去过 几次。于是又慌忙跑到他那,见他正双目无神的躺在床上,赶紧问他王珊为什么 要杀刘海。听到这话,他一下蹦了起来怒吼着:“那王八蛋死有余辜。”过了一 会才察觉到自己吓到了她,才冷静下来和她说了事情的始末。听完雅兰坐在地上 放声大哭,不管他做了什么,毕竟是自己的男人。恨王珊,一个受伤却又无辜更 和自己感情深厚的人她怎么能恨?恨刘海,她如何恨得起来?几日后,收拾行李, 回到乡下。再几年,和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结婚了,生活虽然过得很拮据, 可是也再没了什么风浪。一辈子平平安安。
  至于李萌,在离婚后,潘明又对自己没有兴趣。生活过得更加滛糜。不久就 被因为和同事滛乱,被同事的家属闹到事物所。自己则被所里以生活作风问题为 理由解雇。以后,变得更加放荡,最终沦落烟花之所。
  是谁的欲望在清平盛世里滋生蔓延,是谁的意志在声色犬马中沉沦,是谁的 家庭在繁华凋零后支离破碎,谁,欢声笑语,谁,泪流成河。
  一曲繁华坠尘烟,谁人与共舞萧瑟。
  爱恨情欲终不老,沁溢帏间啼鸾燕。
  欲邪,孽也!
  可苍茫浮世,却依旧上演。
  为方便打开页面更新在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