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在笯(H)-分卷阅读94-时米-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94
作者:时米      更新:2021-09-11 11:35      字数:1872
  二那一日。
  凤二没有答话,只是用双腿紧紧环住他的腰身,眼神复杂。
  掌心交换着彼此的体温,被来回碾压的敏感点又带来无尽的欢愉,他咬住唇,甬道在绵长的快感中越收越紧,肉壁痉挛蠕动间达到极致的高潮。
  “唔……啊!……”
  热烈的性爱里,凤二恍惚想到,要是他一直留在这里,那么他的路萧,没有了他,该会是怎样难过……
  直到路萧又抽插了好几十下,才在凤二体内射出大股大股的精液。
  空气清新的草地上,他们水乳交融。
  “我们能不能一直像现在一样。”路萧有些迷茫地抱住他,在他耳边轻轻说,“我……我好喜欢。”
  话一出口他就咬住了唇。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可下一刻,他听到凤二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会的。”
  那两个字太轻太轻,路萧呆呆地抬起头,凤二低垂着眼睛,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是他的错觉吧……
  路萧伏在他胸前,似乎也有些怔愣地安静片刻,轻声说:
  “凤二,不要……离开我。”
  凤二扯动嘴角,想要安慰一下眼前的男子,可突然感觉方才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不……那不是一个声音,而是两个声音!
  两个相似的声音,奇异地重叠在一起。
  凤二脑海中嗡地一下,不知为何,忽然感到困倦得不行,只想要立刻睡过去。
  可合上眼睛前,他感觉胸前的那一小片肌肤在微微发热。
  “你累了吗?”路萧的声音逐渐遥远,可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渐渐清晰。
  “……别睡了好不好?你不是要带我浪迹天涯么?”
  凤二试图睁开眼睛,可眼皮仿佛有千斤沉重。脑海里出现一片柔和的白光,意识渐渐陷入模糊。
  迷迷糊糊间,他最后听见路萧的声音:
  “凤二,你胸口上这个……是什么?”
  “是个锁的样子……”
  “咦?怎么……怎么消失了……”
  凤二再回神时,他已经……躺在了路萧怀中,被紧紧地拥抱着。
  他闻到淡淡的让人安心的檀香,不由得抬起头,恰好看进路萧的眼睛里。
  路萧呆呆看着他的脸,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眼尾甚至微红着,带了可疑的水迹。
  这是十年后的路萧?
  是他的路萧?!他回来了吗?!
  凤二与他对视着,同样还没从惊喜中回神,视线就定格在路萧脸上,心脏为眼前的画面狠狠抽搐了一下。
  路萧……哭了?
  他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被用力吻住。
  凤二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被路萧这样炽热地吻过。路萧凶狠野蛮地搜刮着他口中的津液,夺取他的呼吸,已经不像亲吻,而像是要将他拆吃入腹的啃咬,几乎要咬破他的嘴唇。
  路萧的手臂也越收越紧,他被他箍在怀里,又被堵着嘴,几乎就要喘不上气。
  他艰难地抬起手臂想把路萧推开一些,却在碰上路萧的身体那一刻停住了。
  他感受到路萧的颤抖。
  就在那一刻,路萧的恐惧和喜悦仿佛通过他的手心传达进入他的心里,让他同样震颤起来。
  凤二的身躯骤然软了下来,放弃抵抗地迎合着路萧的肆虐。
  他原本以为,如今沉静淡漠的路萧再也不会出现这样剧烈的情绪波动。却原来……并不是。
  “你吓坏我了你知不知道?你吓坏我了……”路萧再抬起脸时,已然有些语无伦次,“我以后再不走了,再不离开你,你这个笨家伙,要我一直看着你才成……你晓不晓得我快疯了?你若是一直不醒,我……我……”
  “我这不是醒了。”凤二叹了口气,回抱住他,希望能让路萧安心一些,“你可算回来了,我好想你。”
  他话一出,路萧的颤抖竟然奇异地平息下来。
  良久,才低低回道:“我也是。”
  可他回来见到的却是昏迷不醒的凤二。
  “你睡了三天。”路萧闭上眼睛,还是忍不住在凤二脸上胡乱亲吻着,“医官都找不到原因,我好害怕你醒不过来。”
  “我没事,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凤二握着他汗湿的手轻声说:“我梦到我们从前。不,是……从前的你。”
  他决定将这段奇遇埋在心底。
  抑或……那也许真的是一个奇幻的梦境?
  路萧没有接话,只是轻轻“嗯”了一一声,依然紧紧抱着凤二。他紧绷的神经似乎还没能完全放松下来。
  “你现在变了好多。”凤二笑了笑,轻抚着路萧的脊背。
  “你也变了啊。”路萧沉默片刻,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
  凤二微微一怔,心中那一些对过往的迷惑和遗憾,忽然变得开朗。
  他面对十年前的路萧时一直在想,要是十年前他就清楚了自己的心意,不要让曾经的路萧那样难过,该有多好。
  可他忽然明白过来,那时的路萧是属于那时的凤二的。
  而现在的他,属于眼前的这个男子。
  他们纠缠了半辈子,一路跌跌撞撞兜兜转转地走过来,都在为彼此改变。
  就算是方枘圆凿,也逐渐磨成了最契合彼此的形状。
  又怎么会有怎样的你更适合怎样的我呢?正是那些一起经历过的痛苦、喜悦、悲伤、欢愉……让两颗心渐渐交融在一起。
  只要还在一起,愿意携手并肩走过漫长余生,就是彼此眼中最好的存在。
  一生中能遇到一个人,与他同心同德,那便再圆满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