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系列”3 不良关系(H)-分卷阅读37-Alessandra Hazard-综合其他-新御宅屋

分卷阅读37
作者:Alessandra Hazard      更新:2021-09-11 11:35      字数:1995
  共同点。
  杰瑞德的声音放软了。“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崔斯坦。”
  崔斯坦的表情仍然执着。
  在崔斯坦身后,门悄悄地打开了,他们讨论的男人走了进来。杰瑞德还没开口,不知身后有人的崔斯坦就说道,“如果你再不炒了他,你操我弟弟的事情就会不小心被某些人知道哦。他的职业生涯会毁于一旦,真是可惜了。”
  杰瑞德的血液瞬间冰冷。
  崔斯坦带着有些好奇和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像是一只蜘蛛在看着被网困住的苍蝇。
  这下,杰瑞德终于明白加布里尔说崔斯坦是个虚伪的小坏蛋是什么意思了。怎么会有人外表长得这么美,内心却如此丑恶和狡猾呢?
  “行啊你,”扎克说着,走进房间,朝崔斯坦走过来,对方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僵住了。“还会勒索别人了,小鬼?”
  崔斯坦撅起嘴,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
  扎克的面色毫无波动,只是用亮灰色的眼睛严肃地看了崔斯坦一眼。“你为什么不在床上休息?我已经明确交代过了。”
  崔斯坦气呼呼地看着他:“你那是命令吧?”
  “完全正确,”扎克根本不吃他这套,“我有话要跟杰瑞德说。你出去等我。”
  崔斯坦挑衅地瞪了他一眼,但是,他还是乖乖听话了,这让杰瑞德吃了一惊。好吧,他是想带着一阵风冲出房间,但是一用力就哼哼唧唧地按住了自己的大腿根部,慢了下来。“别说话,”崔斯坦头也不回地说。
  “我可什么都没说,”扎克嘲笑他:“只不过,如果你能好好听我的话,别整天像个熊孩子一样耍脾气,你的恢复速度会比现在快两倍。”
  “我恨死你了,”崔斯坦顶了他一句,然后摔门而去。
  “别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扎克在门前转身,看着杰瑞德说。“我保证管好他的嘴,不让他乱说话。”
  杰瑞德很好奇他会用什么方法完成这个任务,但还是没问:反正扎克说到做到。
  “你想和我聊?”他话锋一转,问道。“也是来投诉的吗?”
  扎克嗤了一声。“如果我要投诉,要说一整晚才够。”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一个看起来疑似婚礼请帖的物体——然后把它放在了桌上。“唐娜让我把这个带过来。她不知道你的新住址。帮我带给加布里尔吧?”
  杰瑞德微微一笑。“也是时候了。”唐娜和扎克这些年来分分合合的。“恭喜咯,兄弟。”
  扎克点点头,稍稍挑眉。“所以你到底哪里惹了崔斯坦,气得他要去乱编你和加布里尔的故事啊?”
  杰瑞德还没回答,门就开了,加布里尔走了进来。
  “嗨,扎克,”加布里尔轻笑着问好。
  扎克说了一些话回答他,但是杰瑞德根本就没注意听他们的谈话,眼睛一直往加布里尔身上飘,对方的臀部正靠在杰瑞德椅子的扶手上。小加把手放下来,摸到了杰瑞德的手。二人十指相扣。
  杰瑞德看了一眼他们的手,又看了看扎克,对方仍然在和加布里尔说话。扎克不可能没注意到他们正握着彼此的手,但是扎克却眼睛都不眨一下。
  杰瑞德差点笑出声来,也算是想到了原因:他们总是这样相处,扎克早就见怪不怪了。扎克每次看到他们在一起,加布里尔都是一副半个身子都扒在他身上,往他那边粘的样子。除了当众跟小加接吻以外,他们做什么大家都不会惊讶了:对于外界来说,他们还是老样子。其实,他们私下相处的时候,也没多大变化。他们做爱——狠狠地做——但除此之外,他们的关系还是和往常一样。
  杰瑞德暗自笑了一下。也许他们的关系能进展得这么快,就是因为其实他们早就算是在一起了,只是缺了做爱这个环节而已。
  门又开了,崔斯坦的头探了过来。“什么鬼啊?”他恶狠狠地瞪着扎克。“你把我晾在外面等就是为了聊家长里短?小爷我不奉陪了。”
  “我的事谈完了,”扎克说,“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崔斯坦的眼睛扫过桌上的请帖。“你寄过来不就得了么,”说完就大步离开了。
  “小鬼,慢点走,”扎克在后面喊他:“如果你又把自己弄伤了,我可不会再扛着你走了。”
  崔斯坦没理他。
  扎克叹了一口气。“二位,我先走了,”他说完,跟上他的患者,关了身后的门。
  一逮到独处的机会,加布里尔就立刻骑上杰瑞德的大腿,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绵长而饥渴的吻。杰瑞德也带着欲望吻回去。天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梦想终于成真了。加布里尔,现在真的属于他了。
  “好想你,”小加边吻边小声说。“真的好想你。”
  “只过了几个小时而已,”杰瑞德一边微笑着安抚他,一边滑动双手,探到加布里尔的上衣里,抚弄他的背部,接着他的手又往下伸,钻进加布里尔的内裤里,攥住了他的双臀。
  “太久了,”加布里尔说着,咬了一下杰瑞德的嘴唇。“我想要你,想要你进入我的身体。”
  杰瑞德低吟一声,松开自己的唇。“在这儿可不行,宝贝。”
  加布里尔叹了一口气,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好吧。那我们回家做?”
  回家。这个词听起来真是甜得让人胃疼。
  杰瑞德闭上眼,将加布里尔用力地拥进怀中,感觉心里暖暖的,倍感满足。也许他们对彼此的爱太过深刻,食髓噬骨,一点都不健康,但是他不在乎。每一种爱都是特别的,无论拿什么来换他都不会放手。
  “好的小加,”杰瑞德呢喃道,将脸埋进加布里尔的发丝中,细嗅他的气味。“我们回家再做。”
  -theend-